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和妹妹雯雯(43-76全
我和妹妹雯雯(43-76全

43

  天上繁星,在这圣诞夜点点发亮。

  搂着身旁的她,让我更觉她的温暖,她想传达给我的关爱。

  兄妹恋,为什幺总是不被社会允许?我们没有伤人,我们没有害人,只是想与心中深爱的人过着夫妻般的平静生活,也有错吗?

  或许我依然害怕他人目光,依然担心有人会看穿我的心,但有她在身边,我便不再感到孤独与寂寞……

  她带我到来来百货的男士服饰区,帮我挑选围巾要买给我,说我脖子包着围巾晚上骑摩托车回家才不会冷。我觉得好温暖,彷彿她心中想要给我的所有关怀都在这条围巾内。最后,雯雯买了一条水蓝色的围巾给我。而我不知道该说什幺,就只能跟她说声谢谢,让她了解我对她的感动。

  她也爱我吗?是兄妹手足之爱?或是男女之爱?或是,她自己也已分不清这其中的界线?

  更或许,对我们来说,这才是最好的……

  「雯雯,你还有想去的地方吗?不然我带妳去一个地方好不好?可能会有点远,但风景很好。」

  她微笑着点头。

  于是我披着她刚刚买给我的围巾,感受所有的温暖,骑着摩托车带她穿越在台北市,上到阳明山某间知名大学附近的夜景区,远望整个台北盆地夜景。

  台北夜景之美,只有亲眼见过的人才会知道。幽暗的世界,被远方点点灯光照亮。或是广告看板,或是平静家庭的温暖灯光,都让这个冰冷的世界多了一分祥和。

  当雯雯看到夜景,忍不住露出微笑。这样的美丽景色,一定是她未曾见过的。而对一位国中三年级的女孩来说,这个世界有太多她没见过的美丽地方。可以的话,我希望能永远陪伴她,与她一同在这个世界里。

  因为是圣诞夜,这个地方有着比平时更多的情侣,在寒风中热情拥抱在一起。当时,我依然感觉彷彿所有人都在看着我们。但已经没有关係,我知道,只要有她陪在我身边,我就会有更多的勇气面对这个世界。

  在人群中,我为彼此找到一个位置然后坐在上面。我张开双腿,牵着她,要她坐在我胸前躺靠在我怀里。刚开始雯雯知道我要她这样坐着,还很羞涩。但她还是坐了下来,并且就像四週无数情侣一样,躺靠在我怀里,让我从她背后环抱着。

  我们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夜景。其实这时也不必说话,我们心中的感觉一定是同样的。

  这就是所谓的恋爱与浪漫吧?彷彿沉浸于永恆,感觉灵魂是那幺的没有重量,陶醉于洁净之中。

  「雯雯,今年圣诞夜有妳真好……」

  她没有回应我,但我知道,她脸上一定有着温馨的笑容。

  我曾经不停祈求,让她不是我妹妹,让我们没有最亲的血缘,如同平凡的恋人,相守相恋在这个世界……

  但或许愿望的实现,会是悲哀孤寂的痛苦等着我。茫茫人海中,我将难以遇见她,了解她,爱上她,紧抱她……纵使在路上偶然相遇,在彼此眼中也将是一个陌生的身影,走在不同人生路,人生不复记忆的渺小段落。

  而人生,往往就是如此……

  我更紧的环抱她,看她的秀髮被寒风吹动,闻她的髮香。

  不知道,她正在想什幺?跟我想着同样的事吗?或是想着自己的人生?或是什幺也没想,只是宁静看着夜景?

  「雯雯……?」

  「嗯?」

  她轻轻回应我,我将嘴靠在她耳边,柔声跟她说着:「……我爱妳……」

  我抱她更紧,并且头靠在她的后髮际,闻着她所有香味。

  雯雯没有回应,一如以往。或许她没有回应,是因为她认为不需要回应。爱不需要言语,也无法完全以语言传达。

  我拨动她的秀髮,望着她洁白的颈肩,伸出手指轻触、轻抚,仿若艺术品般的完美。

  我开始亲吻,吻她的耳朵,她细白脖子,她的心,她无言灵魂的一切……

  苍天啊,请为我将这一刻永远停下,不要结束……

  「……哥,不要亲了啦。」她小声的跟我说,希望我停下来。

  「为什幺?」

  「人家会看啦……」

  我没有回应她,因为不会有人真的想注意我们。四週也有不少情侣沉浸在浪漫的气氛,正热情拥吻对方,所以我亲雯雯也不会太让人注意。但这是我第一次在公众场所吻人,感觉有点紧张刺激,更带着浓浓爱意。而雯雯也一定是初次在众人面前被这样亲吻,所以她都一直羞涩又尴尬的低着头。

  「……哥……」

  顺着我的吻,她也慢慢放鬆心防。最初的默不作声,然后转动颈肩,闭上双眼,搭着我的手,彷彿与我一同沉浸爱河之中。

  那时随着热吻,对她的慾望再度浮现。有爱的性,是最好的激情。当时,感受到自己的慾望抵在她丰满臀部,慢慢开始涨大。我不知道她有没有感觉,或许有,但她也没有说什幺。

  从那一晚之后又忍耐好几週一直没有找她,或许是因为对她的歉疚,或许是因为……

  「雯雯……?」

  「……嗯?」

  她轻轻的回应我。

  「我想要……」


44

  忽然被我这样要求,她不由得顿了下来,没有回应。或许她是在猜我到底要什幺?是用手?或是爱爱?

  我将嘴靠在她耳边,轻声的跟她说着:「再跟我爱爱一次好不好?已经好几个礼拜了……我也都没有找过妳……」

  「……哥,不可以啦……我说过只有那一次。」

  虽然她这样说,但我抱她更紧,并且头靠在她后髮际,闻着她所有香味。

  「今天晚上不一样啊,今天是圣诞夜,很多情侣最后都会这样……」

  「会怀孕啦……上次我很害怕……」

  「这次一定不会,那个不会再掉了。」

  我说的是真的,有了上次的教训,这次我是真的不敢再脱保险套了。

  她没有回应,但我感觉她并不是準备默许或是挣扎中,而是打算要以沉静来应付我的要求。

  于是,我继续说服她:「雯雯,跟我爱爱啦……那一晚妳不会很痛也没有流血不是吗?」

  她又没有说话。

  「这次那个真的不会掉了,好不好啦……」

  她依然不愿意。但可能是今天一直气氛太好,雯雯她自己的想法也有所改变,再加上已经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所以也就不会像处女硬要保护贞操一样的死守到底。

  因此,在寒风中我说服她一二十分钟之后,她终于沉重的点头了……

  虽然我完全是一时性起的,没有事前计画,但还是为即将到来的圣诞夜爱爱而性奋不已。

  我赶紧牵着她的手,穿过人群。就算不是第一次,我依然能感觉到她不由得羞涩。兄妹或是爱侣,对此时的我们来说,其实也已经是很模糊的一件事。

  在回家的路途上,坐在后座的雯雯依然紧紧环抱我,靠在我背上,分享彼此的温暖。

  我们回到家,也已经过十一点。还记得雯雯当时低着头,羞涩跟我说她要先去洗澡,就拿着衣服进浴室。我也是那时才猛然想到,因为隔天不是假日,所以雯雯必须早起到学校上课。那等她洗个半小时出来,还要跟我爱爱的话,又不知道会弄到多晚?加上我知道雯雯是个重眠的人,隔天要上学的话更是一定要在十二点之前躺平,不然她早上通常都会睡过头迟到。

  我是可以等到週六夜再跟她爱爱,但这一来就不是特别的耶诞夜……

  于是,我拿着保险套,走到浴室门前叫她。

  「雯雯?」

  浴室内洗头髮的沖水声停住。

  「……什幺事?」

  「让我进去好吗?」

  她保持沉默,一定是被我这句话吓到,我不怀疑。

  「妳明天一早不是还要上课?不然等妳洗完澡再爱爱,可能结束时也半夜一点了……」

  她依然保持沉默,没有立即回应我。

  可能她也是在思考吧,过一会之后,她知道我说的是真的,就回答我:「……哥,你等我几分钟。」

  然后,我又听到浴室传来洗头髮的沖水声,一阵一阵,几分钟后才停止。接着又过几分钟,浴室门才在我面前从里面转开。

  雯雯她站在浴室内,身躯依然微湿穿着T-Shirt,低头羞涩的用乾毛巾擦头髮,不敢跟我互望。她一定是洗完头之后,又将T-Shirt穿回去,所以身体与衣服才会湿成这样。

  我踏进温暖的浴室,反手关上门,不让冬天的冷空气再吹进来。我望着雯雯,她则是依然羞涩的没有看我,脸颊泛红,美丽又可爱,双手拿毛巾继续擦头髮。

  「……妳坐到浴缸边上,我帮妳擦乾。」

  当时我这样说,她才总算抬头看我。然后她併拢双腿静静坐到浴缸边上,将毛巾交到我手上。

  我拿着毛巾,温柔的帮她擦头髮,并注意不要太大力弄痛她。

  「……哥最近对我都好温柔……」

  当时她忽然这样说,让我真的有点惊喜。

  「只是……今天晚上哥还是又那样了……」

  听到她最后说的那句,又让我不知该说什幺回应她。是啊,她说的没错,也难怪雯雯会这样说。

  「雯雯,妳会很讨厌我想跟妳爱爱吗?」

  她又沉静半分钟,然后才羞涩的微笑回答我:「……因为哥是真的喜欢我不是吗……」

  是啊,我是真的爱妳,永远的……但我没有说出口,只是微笑看着她,但我相信雯雯她会知道的,一定的……

  然后,她跟我说头髮应该已经擦乾,我就停下手将毛巾放到髒衣栏内。

  这时候,我又不由得开始紧张起来。但我知道现在没有紧张的时间,就要开始脱衣服。而雯雯则是似乎不知道我想怎幺爱爱,毕竟浴室内也没有像床铺可以躺的地方,就打算先站起来再说。

  「雯雯,妳坐在那里就好,不必站起来。」

  然后她听我这样说,才又坐回去。

  「妳现在有穿内裤吗?」

  我边脱衣服,边问她。因为我想她是怎样都不会脱掉T-Shirt完全赤裸跟我爱爱,所以只要她像那晚脱掉内裤就好。而雯雯知道我真正想说的是什幺,就双手慢慢伸进T-Shirt内,从两边开始将内裤向下脱,然后挂在身旁的衣勾架上。这时候,我也正好将内裤脱掉,开始戴保险套。

  她双眼依然一直看着我戴保险套,彷彿在担心我会戴不紧,最后又会像那晚一样掉下来。我没有回应她,也没有说什幺,只是戴好之后就来到她面前,并用双手搭着她双脚的膝盖。

  「雯雯,妳双脚向左右尽量张开好不好?并且屁股再坐出来一点。」

  当时她听我说,应该是这才知道我想怎幺做,挪动屁股之后,我就也用双手慢慢将她的双脚左右张开。但她似乎依然怕阴部被我看见,就用双手紧紧压在T-Shirt上遮住阴部,不想让那里走光。

  我看也已经张的够开,就停下动作。因为浴缸边的高度不是很高,所以雯雯双脚依然是刚好踩在地板上。我慢慢屈膝,用膝盖顶在地面,果然跟我想的一样,我们阴部的高度刚刚好,可以让我就这样插入。

  「雯雯,妳将衣服拉高好不好?不然我真的看不到。」

  然后,几经挣扎,她才慢慢将下摆拉高,在我面前露出整个阴部,与双腿因这姿势而微张的阴唇。

  我没有多做表示或说话,就握着阴茎靠过去。而她则是低头以双眼紧张看着这一切行动。毕竟那一晚都是盖在棉被里爱爱,她和我一样什幺都看不到,只能凭感觉知道一切,再怎样都没有亲眼看来的紧张与刺激。

  当时我忽然想到,要不要先来段前戏啊?但她又一定不会喜欢我摸她,所以我就停下动作,拿起地上的朔胶小水盆,在有放温水的浴缸内杓水。

  「我先用水沖一下,这样会比较湿滑,等等妳才比较不会痛。」

  然后我开始将水沖到我的阴茎上,并小心淋在她的阴部上,一直注意别弄湿她的T-Shirt。

  当我的龟头碰到她的阴唇上,她的身体不由得因为紧张而颤动一下。因为我自己也能看的到,所以她的阴道口不难找。我很快的就让龟头顶在上面,并稍微使点力固定位置在上面,然后就放开双手,改搭扶在她纤细腰际。

  我抬头看着,距离她是那幺近,几乎能感觉她温暖的鼻息,她所有香气。雯雯则是低着头双眼一直看自己的阴部,被我的阴茎紧顶着,而彷彿被一座桥樑连在一起。

  「雯雯,小鸡已经靠在妳的阴道口上,要进去了喔。」

  跟第一次不同,我没有说完就立即插进去,想给她反应时间。但她可能是已经有过经验,知道会有什幺感觉与情形,所以没有喊住我要我等一下,只是抬起头,脸颊微微樱红的轻轻跟我〝嗯〞一声,然后就又低头继续看。

  我知道已经可以插进去,就双手更用力搭着她腰际,然后开始耸动屁股向前顶。

  刚开始还是有被阴唇阻挡的感觉,但很快就感觉陷进去,然后整个龟头进到阴道内,并且整个阴茎开始一点点的插进去。同样的,阴道又开始微微收缩压挤阴茎,并且同样的温热。一直顶到了底,我们下腹都要完全紧密在一起,我才又抬起头看她。

  而她这时才又抬起头望着我,不必我说,一定也看到我全进去了。只是她刚刚一直用双眼看着,亲眼看我的阴茎插进她体内,不知道心中会是什幺样的感觉?我想一定也会有点害怕吧?

  「雯雯,会不会很痛?」

  「……不会。」

  「那我要开始动了。」

  于是,我就慢慢抽出阴茎几公分,又慢慢全插进去。

  刚开始,她还是低头看着我的阴茎进进出出在她体内,慢慢的,她抬起头看着我,忽然间什幺都没说,上半身向我的胸膛躺靠过来,并且双手放开一直拉高的T-Shirt,就这样紧抱着我,头躺靠在我耳畔的肩膀上。

  当时我被她的动作吓一跳,就停下插抽动作不知所措,不知道她怎幺了?

  「雯雯?」

  「……哥……」

  「妳怎幺了?会很痛吗?」

  她没有回答我,只是更紧的拥抱我。

  忽然间,我能了解她的心思,她的全部情感。拥抱不需理由,尤其当你心中有着某人时。

  我能感觉她T-Shirt底下,胸膛因呼吸而起伏;这是生命的脉动,一如她平稳又剧烈的心跳,温暖生命通道的蠕动,灵魂的语言。

  此时的我们,不只身体的结合,灵魂也逐渐融合在一起,不愿分离,也无法分离……

  我更缓慢的推动,温柔的,感受圣诞夜所有平静与祥和,与她身体所有温暖与湿润。随着时间经过,她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会更用力抱着我,微微娇喘,再度迷失在爱与慾的朦胧世界。

  上帝造人,赋予快感,或许就是要人们了解有爱的性,就是这幺牵动人心灵魂。

  想到自己的阴茎又再度进到雯雯的体内深处,我越动越快,让快感累积,并不住叫着她的名字。我又开始想要将保险套拿下,但是我又忆起那阵子害怕她怀孕的恐惧,所以我还是忍住慾望,没有将保险套取下。

  这次的爱爱真的有点久,比几个礼拜前的第一次还要久。我不知道详细的时间经过,但有20分钟左右吧。老实说,不是我够猛够力,而是保险套在碍事。我应该是属于那种不适合戴保险套的人,除了阴道的挤压和温度,会没有太多感觉。

  她的高潮终于来了,当时我开始感到她的阴道一阵阵比平常激烈的收缩又放鬆,更加刺激我的阴茎,并且更用力抱着我。

  「……哥……停下来好不好?」

  她躺靠在我耳边要我停下来,并越说越大声,彷彿已经无法忍受这样的快感。但我没有停下来,因为对彼此来说,有快感时绝不能停下来。

  「……哥……停下来……停下来!」

  我能感觉到,她身体的,手臂的,还有大腿的肌肉,都开始用力紧绷,彷彿极力忍耐着。

  「雯雯,爱爱的快感就是这样啊。忍耐一下,哥也要想射精了。」

  我这样说完,她才又没有说什幺,只是更紧的抱着我,等我隔着保险套放出生命的精华。但我那只是安慰与骗她的话,因为有戴保险套,所以离射精的快感也还是有一段时间。

  我更用力的插抽,从刚开始的微微抽出再插入,变成大量抽出再深深插入到底,她的身体因此随着我的插动而向后摇晃。

  对一个国中三年级,才要满15岁又没有过性高潮的清纯女孩子来说,快感的刺激也真的是会有点难以忍受。

  不过一分钟不到,她可能是发觉我还是没有要射精的样子,终于又忍不住大喊:「……哥……我不要了啦!!」

  她应该是终于受不了阵阵袭来的快感,然后不再抱着我,离开我的怀抱,开始用手推我,并且双脚左右乱动乱挥。但因为她的双脚左右乱挥,会带动阴道壁的肌肉组织,所以反而带给我更多快感。

  只是当时我也真的吓到,没想到她会反抗的这幺激烈,我就再度全根插入到底后就停下动作,并且紧紧的抱着她。

  「雯雯,雯雯,安静下来,听哥说!」

  我喊了好几次,再加上我已经停止插抽,失去快感来源,她才喘了一口气的冷静下来。

  她看着我与我互望,加上闷热的浴室,刚刚又这幺激烈的爱爱,所以她脸上满是汗水。

  接着,她如同洩了气的皮球,又躺靠回我的怀抱中微微喘气……

  「雯雯,妳很不喜欢高潮的感觉吗?」

  她没有用言语回答我,只是以靠在我肩膀上的额头微微点着。

  我知道她不是不喜欢,只是还没準备好要接受这幺强烈的感觉。忽然间,我也不知道该怎幺办才好。因为她这样我也不敢继续下去……

  「……雯雯,妳真的会受不了吗?但哥要射精后爱爱才会结束啊……」

  好不容易,她应该是比较平静之后才回答我:「……不能快一点吗?」

  我知道她指的快一点不是要我动的快一点,而是要我快一点射精。但我就是办不到,所以才会拖到现在这幺久。

  「因为保险套,所以哥才会都没有什幺快感,没有办法射精……」

  她没有回答我,彷彿她也不知道接着该怎幺办?

  既然戴保险套不行,那也真的无计可施了。

  要她改用手帮我自慰的话,那就失去爱爱的意义,并且也不能说以后她高潮受不了就都改用手,这样雯雯也就永远别想真的爱爱,反而会养成改用双手来逃避的习惯。

  口交是更不可能的,女孩子喜欢口交的应该没几个,雯雯更是不用说。

  计算安全期的话,我当时也还不会计算。

  体外射精的话,那也就等于不戴保险套了嘛……

  而说到这也让我忽然想到……

  「雯雯,那我不戴保险套好不好?」

  「……不可以,会怀孕。」

  「等哥射精后妳立刻站起来,这样精液就会马上流出,不会留在妳的阴道内。而且这里是浴室,妳马上转开莲蓬头用温水沖乾净,应该就不会怀孕。」

  她陷入安静,应该是在想我跟她说的方法。

  「……这样真的不会怀孕吗?」

  老实说,听起来是好像很可行,只是我也不敢肯定。我想一定还是会有危险性。但是当时除了保险套和避孕药,我对这种事就不是很清楚,只懂得一些爱爱的常识,而且上次她是立即跑到浴室用热水沖洗,也没有怀孕,所以还笨笨的我当时就想这样应该是可行的。

  「上次妳也是马上用温水沖洗,不是没有怀孕吗?」

  然后,她最后也相信我说的是真的,并且要我射精完后立即离开,就答应我可以脱下保险套。

  我抽出阴茎后,就马上脱下保险套,然后握着阴茎,让龟头顶在她的阴唇上,再慢慢插进去。

  果然没有用保险套,感觉就是不一样……

  我保持一阵子不动,但已经感觉有点水开始从龟头那里冒出了。

  雯雯可能是看我都没有动,就问我:「哥?你还是没有感觉比较好吗?」

  没有比较好?老实说根本是爽翻了……我一直不动是想要暂时体会这样的感觉……

  「雯雯,那哥要开始动。快感的话妳忍耐点,这次哥真的会很快射精。」

  「你结束之后要赶紧离开喔。」

  她还不忘紧张的提醒我射精后要赶紧离开,让她能站起来开始善后。

  我开始抽动,真的感觉加倍。而雯雯又是继续抱着我,除了快感之外,一定心中也在担心我射精之后要赶紧善后的事。

  我开始紧抱着她,并下体更激烈的插抽在她阴道内,开始如同撞击般的摇晃着。

  真的没有多久,我就整根阴茎酸软,有要射精的感觉。当时雯雯一定有感觉我阴茎的变化,知道我快射精了,因为她忍不住又紧张的提醒,要我射精后赶紧离开。

  我注意到她的手移到我胸前,彷彿随时準备推开我一样。我不再抱紧她,上身后倾离开她的身体约十公分,本来环抱在她背后的双手,手掌向下移,紧紧握住她的屁股。

  我低着头看,雯雯也低着头看,一起看着我的阴茎在她的阴道内激烈进出的情景。

  「雯雯……我要射精了……」

  然后,时间到了,我插入她阴道最深处就静止不动,一突一突开始射着。她应该会有感觉,身为大哥的我又在妹妹体内开始放出生命的精华……但当时想到妹妹体内有我的精液,这种感觉又很奇怪。

  就在我射精结束后,才想要主动抽出来离开,雯雯就已经先很紧张的推开我。我和她都有看见,当我的龟头才离开她的阴道,就有乳白精液跟着流出,并且有浓厚的精液味道飘散在浴室内。

  雯雯立即踏进浴缸内拿起莲蓬头,转开温水,然后背对着我开始沖洗。

  这次她已经没有上次那幺紧张,毕竟已经有个心理準备,加上认为马上用水沖掉就不会怀孕,所以就不会害怕怀孕的事。

  也因为这件事,让我好几天都花时间在图书馆查女性安全期到底怎幺算?并且看书查才发现,这次运气好雯雯事后还是没怀孕,不然也还是很危险……不过连这次也才腔内射精三次,每次又都最少隔一个月……总之,这些都是题外话了。

  当时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从身后紧抱她。雯雯也没有介意我就这样抱着她,并且是赤裸的。我觉得她好温暖,一直好温暖……

  然后她沖了至少十分钟,才总算放心下来,并关掉莲蓬头。

  「雯雯?」

  她听到我的呼唤,就双颊潮红的转头望向我。

  「嗯?」

  「一起洗澡吧?」

  我微笑着,她也羞涩的露出笑容回应我。

  「……好。」当时真是万事美好,以为终于可以跟雯雯一起赤裸洗澡。只是没想到……「我帮哥擦背沖水,等你出去我再洗。」

  真搞不懂女人……真的……永远不懂……


45

  世界上有天使吗?

  有人认为有,有人认为没有……

  我不需要去考虑世界上有没有天使,

  因为雯雯就是我唯一的女神……

  爱上一个人的感觉,是难以形容的。

  就如同冬天中,裹在温暖棉被内,阻挡外界所有寒风般。

  那几天,一切是那幺美好,宛如童话故事中,王子和公主将永远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般。

  但这样的温馨时光,却在无意间,被暂时打破……就在那个圣诞夜之后,又过了国曆新年,忽然有一天,我从学校回到家后,雯雯就叫我到她房间。

  「哥!你看这个……」

  她羞涩微笑的拿给我一封由信纸摺成的信,还有微微香味飘散。

  当时看到这封信,我心中的喜悦,真的难以言语形容。她要给我的情书,这也是雯雯第一次写情书给我。我还不知道里面写些什幺,但我相信,里面每个字,一定都充满她的温暖,她的真心,她的真情……

  我感动的接过信,望着雯雯,她依然温暖微笑着面对我。因为毕竟没有人会在对方面前看情书,为避免彼此尴尬,所以我就打算将情书带回自己房间再看,没想到竟被她喊住:「哥,你要去哪里?」

  当时我还真有点莫名其妙,拿着她的信,不是回房间去看,不然是要去哪里?

  「我拿回房间看。」

  「……在这看不行吗?」

  被她这样大方要求,结果当时反倒变成我不好意思起来。于是我就站在她面前,慢慢将情书打开。

  又是一股香气扑鼻而来,然后是信纸边缘的可爱图样,接着我才看到写在上面的文字……

  明快乾净又大方的字……

  但这不是雯雯的字啊?!

  忽然间,我有很不好的感觉……

  「雯雯?这是什幺?人家写给妳的情书?」

  「对啊,第一次有男生写情书给我。」

  忽然间,我觉得非常不是滋味。真的就是你喜欢的女孩子,拿情书来跟你炫燿般的感觉。更何况雯雯是我的妹妹,漂亮温柔又内向,也难怪会有男生追她。

  我早就知道可能会有这一天的到来,只是我一直选择漠视,不愿去正视,如同这样它就不会发生,雯雯会永远留在我身边。但当这一刻来临,我终究只能沉默不说话,心中充斥着酸苦滋味。

  如果雯雯跟我说,她已经答应跟那男生交往,我应该怎幺办?接受失去她的事实?毕竟兄妹不伦之恋,永远都不会被社会所接受。

  我再度感到自己是那幺无力,无力永远拥有她。这样的恐惧,让我想起那一晚我的恶梦,梦到她即将嫁人,我无力阻止,又只能遭受所有无情嘲笑……

  每个人心中都会有一个最痛的地方,最不想触碰的私密场所,

  而这就是我的最恐惧……

  雯雯看我沉默成这样,脸上的笑容也不由得消失。或许她是认为我从以前就一直宽大包容她,所以她才会认为情书给我看应该也没关係,而想跟我分享她初次被男生写情书追的喜悦。

  我无言的将情书交还她,然后我转身离开她的房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毕竟我还能说什幺?有风度的说『雯雯恭喜妳,有男生追喔。』或是『妳到底什幺意思?!』的骂回去?毕竟我知道不论哪句话,我都说不出口,也不是我想说的。

  我进自己房间,转开电灯。察觉自己做错事的雯雯,也紧张跟在我身后。

  「哥……?」

  我没有回应,只是将书包放到地上,然后开始脱外套与她买给我的围巾。

  「哥……?你生气了?」

  「没有。」

  当时几乎想也不想,我直接就回应她。但我知道,她也知道,我真正心中的感觉是什幺。

  我不骗人,因为害怕与忌妒,所以我开始想以愤怒来逃避。

  「……骗人……不要生气了啦,对不起嘛,」当时她这样平静跟我说,不但没有让我感觉更好,却反而更让我愤怒,真的会觉得她彷彿是故意的。「人家只是想要也让你看看啊。」

  「那妳希望我说什幺?恭喜妳有男生追?祝福妳们以后幸福快乐?」

  我就这样想也不想的将话脱口而出,让她脸上最后的笑容也消失,久久无法回应,更让我开始懊恼自己轻率的言语。

  将外套与围巾吊到衣架上后,有些内疚的我从她身边走过,走到后阳台拿乾净的衣服準备洗澡。

  这时候,她也真的开始着急起来,彷彿完全没料到我会有这样的反应。

  「哥,我就是不喜欢那男生,所以才会想拿给你看嘛!」

  雯雯如同因为我对她的态度而受到伤害,想赶紧跟我解释。但她这样的反应,却更让我难受……如同她越解释,我就会觉得她离我越来越远。

  「那妳喜欢男生的情书,就会自己藏起来看吗?」

  我们又互看好一阵子,雯雯完全一副不敢相信我会说这种伤人话的样子,而只是看着我默不作声。

  但她这样的反应,更让当时又是害怕忌妒又是愤怒的我,难以忍受。

  「说不出来了吗?妳之前收了多少情书?」

  「没有啦!」

  此时的雯雯,着急的跟我澄清没有收过其他情书……

  但这其实不是我想说的,事后我也不知道为什幺在这种时候,会如此的口是心非,并且不断伤害她,也伤害自己?

  或许我只是希望藉此让自己好过一点,或许我只是希望让她也能体会到我的痛苦,更或许……

  「雯雯,妳到底当我是妳的什幺人?现在的我们又应该是什幺关係?妳有真正想过吗?」

  她被我问的久久没有回应,也一定无法有回应。

  「看到妳的情书只会让我生气!我可以洗澡了吗?」

  然后,我决定暂时不想理她,就进到浴室,当她的面将门关上,然后将髒衣服脱下,稍微打开一个门缝,不看她一眼,就丢到门旁的衣篮内,再度关上门……

  因为家里的髒衣服,都是雯雯她等到晚上我洗澡脱髒衣服之后才洗,所以我就听到她拿起衣篮的声音,并且打开洗衣机顶盖,将衣服一件件丢进去。

  慢慢的,我听到门外传来轻轻的啜泣,每一声都沉重打进我心中,一直到洗衣机的自动开关被转开,才再也听不到。

  我知道雯雯的内心不好过,但当时我也一样。或许我们的肉体曾经结合,但我们的心却不曾安定过。我再度想到,兄妹恋,本来就是被悲哀所环绕,没有真正获得平静的一天。我们天天都必须活的提心吊胆,害怕被发现,担心被知道,彷彿会直到永远。

  当时的我,一边洗澡,一边也冷静下来。在爱情的道路上,我也的确是太幼稚,不够成熟。我没有必要将自己的不安与想法,也建立在雯雯依然单纯的心中,并且以言语如此伤害她,甚至让她落泪。

  作为有血缘的大哥,对妹妹作出那样的事,是不可饶恕的。

  作为爱人,将她伤害成那样,也是失格的。

  我想起小时候的雯雯,是那幺可爱,整天跟前跟后粘着我,露出天真小眼看着我,并且开心叫我哥哥。稍微长大一点,被週遭邻居的野小孩欺负,也都是哭着跑回来找我。

  当时,我总是抱着她,要她别哭,雯雯才停止哭泣……

  现在,在我们禁忌的关係中,不论我多想漠视,永远都会有斩不断的亲情存在。不论我多想遗忘,总是会再度忆起。我知道,这必如同烙印般,将永远伴着我,撕扯我的心灵,与雯雯未来真正成熟懂事的心灵……

  我开始后悔,非常后悔,不该这样伤害她。就算是笑着恭喜她收到男生的情书,只要她能真正高兴,我愿意一个人承受这样的痛苦。爱本来就该是无悔付出,而不是会有痛苦的独佔……

  只是现在才省悟这道理,已经太迟。伤害已经造成,雯雯也被我惹哭……

  很快的洗完澡后,我来到她房门前,没有先敲门问她,就将门打开,并且走进去。雯雯的房间已经关掉大灯,她躺在棉被内,看到我忽然出现,连泪痕都还来不及擦,就立起上半身看我。

  我将门关上,走到她床铺边,然后坐上去。我们都没有说话,也不需要。我伸出手,触碰她的脸颊,擦乾她依然湿润的泪痕。

  「雯雯,刚刚对不起。哥不是真的想伤害妳的……」

  她没有露出微笑,却已不再哭泣,只是看着我,依然没有什幺表示。

  看着她,我知道这时候的她正在挣扎要不要原谅我,所以我开始取悦她,想尽办法要逗她开心。

  但她当时的意志也太坚定,就是一直看我像猴子耍宝,冷冷的不肯笑。然后,她背对着我躺回棉被内,当作我这只猴子不存在一样,打算回头去睡大头觉。

  「雯雯?」

  「……人家真的不知道将信拿给你看会这样……」

  「我知道,对不起,因为我真的很害怕妳会离开我……」

  「信我已经丢到垃圾筒了。」

  听她这样说,我忽然间也不知道该怎幺回应她。因为真的是我将她逼成这样,才会让她连收到情书的喜悦之情也一併丢进垃圾筒。

  接着,又是一阵沉默。我想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就打算搔她痒。以前我这样,她会发笑的。当我从后面慢慢掀开棉被,可能是冷风灌进去,她马上就知道。

  「我还是很生气又难过!你敢碰我一下,我就永远不原谅你!」

  虽然她是没有回头说这句话,但我知道,她说这句话是认真的,因为我都能隐隐感觉到一股杀气传来……

  但我也不能退缩,因为要是今天没办法让她原谅,我知道事情会拖上好几天,她才会愿意原谅我。

  我掀开棉被,就躺进去。雯雯吓了一跳,转身看着我并大喊,好像我又想找她爱爱或怎样的。

  「你想做什幺?!」

  「我没碰到妳喔……」

  我说的是真的,我的确没有碰到她,我甚至还故意将双手秀出来让她看,所以她也被我堵住嘴巴,没办法再说。她也应该是这时知道,我那一晚也没有想对她乱来的意思。

  「你回自己房间睡觉啦!」

  「那妳先笑一个……」

  然后她发觉我似乎是要死皮赖脸缠着她,就冷冷说一声:「随便你……」

  那一晚,我就躺在她身边,本来是想趁机再逗笑她,没想到雯雯竟然都不理我,维持冰冷状态,我就也一直找不到好机会逗她笑。

  似乎是过了一二十分,忽然间,我觉得她的呼吸变的很平稳,然后我轻轻叫她几声,她也没有回应我。我小心抬起身子,看着她的脸庞,不知不觉已经陷入熟睡,安心的睡在我身旁。也难怪,早上六点半就醒来,忙了一整天,明天一早还要上学,而现在更是已经快午夜十二点半了。

  看着她平静睡脸,我忽然有种感觉,如同很小的时候我们常睡在一起的样子,她已完全不介意我是跟她男女有别的大哥,而更像是吵架的情人对待我。

  她依然愿意相信我晚上不会对她乱来,所以才会这幺放心的睡。也因为这样,更让我感到心中一阵温暖。

  那一晚,也再没什幺好说的。

  我就这样睡在她房间内,在寒冷冬天轻轻环腰搭着她,感受彼此内心发出的温暖,睡在一起……


46

  雯雯终于原谅将她伤心惹哭的我,愿意再度露出笑容,也已经是好几天之后的事了。

  那阵子,一直到学校上半学年即将结束,其实我们也没有发生什幺值得说的事。对我和雯雯来说,我们都只剩最后的下半学期。她即将面临高中职或五专的各类连考,我也将面临继续就学或当兵的选择。

  我记得,就在即将放寒假的某一天,当我放学回家,雯雯高兴的跟我说她接到父母电话,预定农曆除夕前几天总算要回台湾了。毕竟中国人再怎幺说,过年时总是希望能全家团圆。

  因为整个大环境景气越来越不好,加上工厂所在那国家曾动乱过一次,因此有被破坏,所以他们今年一整年都没有回台湾,也不敢回台湾,就是怕不稳的局势会忽然爆发又影响到公司。

  通常父母都只是写信给我和雯雯两人,问我们生活的事,要我们不要乱花钱,或是父母对子女会说的话,要我们天冷时自己从壁橱多拿件毯子或绵被。而回信也一直都是雯雯回信,我不知道她都在信内写些什幺,但我知道,她一定不曾提过跟我发生的许多事,都只是单纯在跟母亲撒娇诉苦……

  就某些方面来说,就算父母他们回台湾,对我来而言也只不过是空蕩的家里多了两个人,我不认为会有多大的变化,毕竟他们已经好几年都没有跟我生活在一起,或许血缘关係依然存在,亲密感却已日渐淡薄。但对雯雯来说,雯雯一直都显的很开心的样子,并且很期待,毕竟她也已经快要一年没有见到母亲了……

  不……其实我有点希望他们不要回来,只要将这如同会延续到永远的平静留给我和雯雯就好……

  日子一天天过去,因为学历不同的关係,我比雯雯还要早好几天开始放寒假,也真的陷入无事可做的情况。因为我是在加油站打工的,都是站长每个月排给我上午7点至12点的早班约10多天,这样我下午还能写写作业,晚上去上课,不会觉得生活沉闷。

  但现在已放假,失去每天都有的回家作业可写,所以有好几天下午没事,我都一个人坐在客厅,双耳无意识听着音乐,但眼睛却一直盯着墙上时钟的秒针,感觉时间之河的缓慢流逝……

  有时候,音乐放完,我也不会想要去重放、或是换片CD,只是继续看着秒针持续维持小格的跳动,如同灵魂的脉动,安静又充满生命力。

  有人说,神是公平的,因为祂给所有人同样的时间,不会有人的时间比较多,也不会有人的时间比较少。当年的我十九岁,一分钟六十秒,一小时六十分,一天二十四小时……我也已经度过六亿多秒的人生……

  看着秒针慢慢跳动,彷彿无言的催眠曲,让我感觉时间开始沉澱在屋内,如同雪片,轻薄堆积,待春日到来,又将化为无形。我想起,自己与雯雯所有过往,一幕幕,一个个片段,在人生的舞台上陪伴着我,丰富我的生命。

  在她生命的最初,朦胧中,我六岁时,还记得妈妈牵着我的手,说她肚子里又有小宝宝,要生个弟妹给我,这样我才不会总是孤单一个人。

  对当时的我来说,还不清楚弟妹是什幺,只是很单纯的知道能有个玩伴陪我,不必再一个人待在房间玩玩具,而感到很高兴。

  朦胧中,当妈妈肚子已经很大的时候,我曾经靠在上面,想听雯雯还在妈妈肚子里发出的声音;虽然终究什幺都没听到,但我还是不由得非常期待弟妹的到来。

  当雯雯从妈妈的肚子来到这个世界,在医院内我第一次见到她,坐在病床上的妈妈将她抱到我面前,跟我说这是我的妹妹。当时对我来说,当时的雯雯好小一个,只知道睡觉,一直睡,偶尔才会醒过来哭几声要妈妈餵她牛奶。

  当时我忽然有强烈失望感,心想:『原来妈妈说的妹妹就是这样啊……』不能跟我玩,不会跟我说话,也什幺都不能做……

  我对雯雯的存在又开始不关心,回到跟平常没多少差别的孤独世界……

  不知不觉间,雯雯开始会以微笑看着这个世界,坐起身子,呀呀乱叫没人能听懂的话语。当时的雯雯对我来说,开始像个可以让我玩的大玩具,我总是拉着她的小手,轻轻将她推来推去,让她嘻嘻笑的更开心。

  雯雯自己可以站起来走路,并且懂得说话,她总是会拉着我的衣服,跟着我走来走去。有几次,我故意在家外的巷子跑给她追,一直跑,一直跑,直到雯雯跟不上而越来越远。但因为我觉得让她跑的气喘吁吁很有趣,所以不愿停下脚步。最后,雯雯不小心跌倒在地上,并且看着我远去的背影,开始放声大哭;也是听到她的哭声,我才停下脚步回头看她。

  我赶紧跑到她身边,看到她坐在地上用手护着脚膝盖并且哭着跟我喊痛,就要她张开双手,看到一整片擦伤,露出粉红色的肉与鲜血,还有不乾净的沙子沾染……

  这是个伤心与难过的回应,我总是为自己的快乐,让雯雯难过与受伤害,以前到现在,不曾间断……

  但我知道,有一件事,是永远不会改变的。

  我关心她……

  我爱她……

  那天下午,因为期末考最后一天,所以雯雯很早就放学回到家里。我坐在客厅看着她,雯雯只是简单跟我说,她等等要跟朋友出去玩,然后就进到房间内。

  我在客厅大声问:「妳们要去哪?」才从她房间传出回答:「西门町。」

  这也表示,今天晚上我要一个人在家度过。

  「要我骑车载妳去?」

  「不必,跟朋友约好要一起搭公车。」

  可能是因为这几天下午许多被唤醒的回忆,我不由得感伤起来。看着雯雯换好便服又出门,并不住在玄关穿鞋时,关切又担心的叮咛我晚餐要好好吃,不要又随便买零食,或是又出去乱跑……

  我们真的越来越像同居的情侣,甚至是夫妻,做事总是不由得想到对方,发自内心的关切。有她在的家,总是充满无法言谕的温暖与体贴;她的离开,又将满屋的寂静与时间的冰冷留给我,使我躺在沙发内,更感寂寞……


47

  那一天,我真的感到非常寂寞,说不出的缘由……

  或许如同心理学家说的,女人生理有28天週期,男人心理也有28天週期。当週期到来,内心会如要被挤压般,所有所有的事,都会带上淡淡的异样色彩。

  那一天,我甚至不记得自己是怎幺度过那一天。很奇怪,雯雯出门之后,我又不禁开始思念起她的声音,她的香味,她的微笑,她曾带给我的一切。

  每个人都曾寂寞过,每个人都曾痛苦过,每个人都需要他人的关怀,更带给他人关怀,由了解与谅解组成。随着对世界的体悟,随着自我世事的经历,我知道,人活着,就是一种依靠。

  那一晚,当门锁被轻启,当大门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就如同我随着时间沉澱的心灵也随之再度解放。雯雯打开大门,再度看到她,我不由得内心感到一阵悸动。这是种说不出口的悸动,唯一能撼动灵魂的感觉,超越一切的洁净存在。

  「我有买哥喜欢吃的滷味回来喔。」她在鞋柜前边脱鞋边微笑着跟我说。

  当她拿着满袋滷味走过来,并坐到我身边的沙发上,将滷味放到桌上后,我再也无法自制的环腰抱住她,躺靠着她,感受她在我生命中的真实存在。

  雯雯被我这忽然的动作吓一跳,但她没有反抗我,也可能是因为我没有再对她怎幺样。

  我抱着她,闻着她的香味,没有说话,也不知道能说什幺。或许在这种情况下,也没有什幺需要说的。我们早已超越单纯兄妹血缘,而是有夫妻之实的关係。

  然后,经过好几分钟,雯雯才开口说:「哥,你今天都好奇怪……」

  或许她是在猜,我是不是又想找她爱爱?我依然没有回答她,因为对我来说,也真的只是想要这样抱着她,并没有想太多。

  又过了一阵子,雯雯可能也是觉得情况沉默又尴尬,就小力的推开我,跟我说:「哥,你自己先吃吧……」然后就站起来,向走廊里面走进去。

  我看着那包滷味,完全没有食慾。没过多久我就站起来,也跟着她进去,想陪在她身边,但却发现她已经进到浴室,里面传出放热水的声音。

  站在门口,听着里面的声音,我将手贴在门上,彷彿这样也就能感觉里面的热气,驱散我冰冷的心灵。

  「雯雯?」

  我呼唤着她,里面的水声随着停止。

  「……什幺事?」

  「雯雯,今晚让哥陪在妳身边好不好?」她听到我这样要求,陷入无言的沉默。「我今天一直感觉很寂寞,想留在妳身边……」

  我等着她,却依然没有给我任何回应,只有浴室内水滴落至地面的清脆声音。

  或许这样的回答,也就是她的回答……

  「雯雯……?」

  我再度呼唤她,面对着浴室的门,门内的少女,彷彿它永远都这幺坚硬,不愿为我开启。

  「……哥真的只是想要我陪着你?」

  「嗯……」

  ……那一晚,在她房间内,跟雯雯一起并肩坐在床沿,偶尔她看着我,显的有些羞涩。

  那一刻,我有种感觉,彷彿我们是新婚夫妇,刚开始的每一晚,都这幺美丽又尴尬。她一直没有说话,只是慢慢喝着自己沖泡的温牛奶,看着书桌。我只是轻轻搂着她的肩膀,为自己寂寞的心灵,找到一处歇息所。

  「哥昨晚又做恶梦吗?」她轻声询问,以为我又像那晚一样梦到她要永远离开。

  「……不是……不知道为什幺,我只是今天很想妳……」

  然后,雯雯又恢复安静,将杯中最后的牛奶喝光,放回书桌上。

  她拿起床头柜上的小闹钟,将闹钟功能调响,又放回去。

  「我要睡觉了。」

  她的双颊微微樱红,微笑着跟我说,然后将床头柜的小夜灯转到最弱,掀开棉被,躺进靠墙壁的最内侧。我也跟着掀开棉被,躺进去。

  这时就如同平凡夫妻,我躺在她身边,共同盖着一张棉被,共同呼吸着相同的空气。我向她那边转身侧躺,看着她;雯雯依然保持平躺,只是转头看着我。

  我先开口,跟她聊一些生活的事,她也回应我,跟我轻鬆的聊起来。

  已经快两个月,我们没有这样在睡觉前聊过。那阵子,都是因为她要帮我用手自慰,所以事前我们都会这样闲聊,甚至是纯粹闲聊,没有自慰。

  当时聊着聊着,她先睡着,然后过一会我也跟着睡着,只觉得心中充满平静……


48本篇专献给小渡

  因为想上厕所,半夜朦胧的醒来睁开眼睛后,就看到雯雯的睡脸,才想到自己是在雯雯房间睡觉。她侧睡面对我,跟我面对面,手正轻轻搭着我,睡的正熟,我就小心的掀开棉被,没有吵到她,一个人向厕所走去。

  解放之后,我又走回她房间并关上门,坐回床铺,掀开棉被躺进去。

  但这时我已经清醒许多,看着身旁的雯雯,忽然间我发觉,睡觉前一整天的思念情绪已经消失无蹤,不再有莫名的寂寞感,取而代之的是异样的情感。

  我转头看一下床头锺,指着四点,离天亮也还有好几个小时。回过头,这幺近距离看着她的睡脸,不由得让我开始产生渴望。我吞了口水,感觉口腔开始变乾。

  对男人来说,慾望的昇起,往往就是这幺简单……

  是兄妹,又像夫妻,更曾经爱爱过。这幺模糊难言的情况,就是我和雯雯的写照。

  我轻轻叫雯雯几声,但她没有回应,依然睡着很熟。其实她从小也就都是这样,她是很重眠的人,所以如果只是轻轻叫几声的话,是不会醒的。

  在棉被底下,我将手小心的伸过去,轻轻碰到她赤裸的大腿。我看了她一下,发觉她依然没有反应,然后我将手更往上伸,直到她穿着内裤的臀部。而能摸到她的内裤,我知道她的T-Shirt因为她不良睡姿,而退到腰际,可以说整个下半身都暴露出来。

  当时我再度陷入挣扎,慾望又再度燃烧起来,好想要再跟她爱爱……但是现在又不是圣诞节这种气氛很好的时候,如果要叫醒她要求她跟我爱爱,也真不知道要求到何时?

  因此,这才让我下定决心。

  我轻手脚的下床走回房间,拿出预备随时能用的保险套,然后走回雯雯房间。

  当时我又不由得紧张起来,心脏砰砰跳。站在床边,我看着雯雯依然平静的睡脸,总觉得自己就像要夜袭她。

  虽然也是这样没错……

  但也因为这样,更让我情绪激愤。

  我将保险套先放到床头柜上,开始脱下衣服,脱下睡裤,丢到地板,然后紧张的脱下内裤,露出已经怒勃的阴茎。如果她现在是醒着,知道我正在做什幺,她一定会很讶异并想反抗吧?

  我想到,如果她拒绝并开始打算反抗的话怎幺办?但这样的担忧只在我心中一闪即过,如同过往的许多次经验,我相信我一直求她到最后,她一定还是会答应的……

  于是我慢慢掀开棉被,完全赤裸躺进去。

  「雯雯……?」

  我轻轻叫了她,但她没有反应。

  「雯雯?」

  我更大声叫她并用手推她肩膀,她才从梦中醒来,并发出「嗯~~~」的呻吟与手的伸直动作。

  我知道她已经稍微清醒,就跟她说:「妳躺平睡觉好不好?」

  因为她是侧躺面对我睡觉,所以我就先要她躺平,等等才比较好移到她身体上。而她可能是朦胧以为我被她挤的没地方睡,就稍微睁开迷糊双眼看我,移动身体到更靠墙壁的内侧,然后躺平让脸垂向墙壁那,继续闭上双眼睡觉。

  我又紧张的等,想等她又陷入睡眠的世界……

  当时在等的时候,我真的有股罪恶感兴起,总觉得自己可以像前两次一样好好问她求她,不必这样夜袭。但我也知道,正因为这样会有平时没有的刺激感,所以才会更刺激我的慾望。

  等约十分钟,她的呼吸又变的平稳,陷入梦乡,但我的阴茎却已经等到又变软。于是我看着她的脸,用手在棉被内搓揉阴茎,想让它再度沖血勃起。

  接着我转身拿起床头柜上的保险套,轻轻套在阴茎上。我深呼吸几口气,在脑海中预想一下等等她会有的反应与应对。

  该是时候了,我慢慢撑起身体,在棉被内移动到雯雯的身体上。但就算我再怎幺注意,床铺还是会产生摇动,并且因为我移动产生的空隙,冷空气又开始灌进棉被内。

  所以当我移动到雯雯身体上方时,用双手双脚撑着身体,她也正好睁开双眼醒来。于是我静止不动,紧张的看着她,準备应付她的所有反应。

  头几秒,她还朦胧的看着眼前的我,八成以为自己还在作梦,但她还是很快的就恢复清醒:「……哥?」

  然后,她总算完全会意过来。

  「哥?!你想做什幺?!」

  她马上伸手搭在我胸膛上开始推我。但因为她力小,加上我已经有準备,所以她还是动不了我。

  「雯雯,跟哥哥爱爱好不好?」

  「不要啦……」

  「我们已经快一个月没爱爱了耶?人家正常情侣都一週好几次……」

  我开始想以各种理由说服她,虽然知道从来没有这样成功过,但还是忍不住会想尝试。

  「不要啦……」

  「我衣服已经脱光,保险套也已经戴好,不必怕怀孕。好不好?雯雯?」

  听到我的哀求,她这时才停止推我的动作,并头探向棉被内,发现我真的衣服都脱光了。

  「雯雯,妳也知道爱爱只要十分钟而已,或是十五分,而且妳也可以继续睡觉啊……」

  说真的,要她继续睡这样说是真的很蠢,但我还是说了。

  「……哥,不要啦……我明天一早还要去学校上课,你不要这样啦……」

  雯雯当时有点可怜的跟我哀求,还真的让我不忍心起来,觉得自己太过分了点。

  当时我的慾望,真有如被她的哀求攻势给泼了桶冷水,而再度冷静下来。

  我看着她,她也无言又哀求的看着我,彼此就这样在无言中度过。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正当我自己真的想放弃,移动身体离开她时,竟然雯雯默默低下头有动作。

  我看着她转头伸手拿旁边原来我躺的枕头,拉进棉被内,然后冷冷的跟我说:「哥,你先过去啦……」

  那时我就发现,她要跟初夜一样,用枕头垫在自己的臀部上。可能雯雯是不忍心看我这样,所以才会屈服要让我爱爱。

  「雯雯……」

  她没有回答我,只是依然冷冷的看着我。那瞬间,我感到一股寒气,发自她的双眼,也发自我的内心。

  「雯雯……妳真的不要的话没关係……」

  她依然没有回答我,只是看着我,但我知道,她已经在生闷气了。

  从以前到现在,我们的关係都是这样。我也不知道她这样的个性该说好还是不好,她总是被我要求到最后,不得不答应;但那时她又会自己生着闷气,一边又顺着我的要求。而那时知道自己太过分而冷静下来,却又因为害怕她的无形压迫,而不得不採取本来就跟她要求的行动……

  那阵子她还只是在帮我自慰时,有一次就是我在她生气后决心打退堂鼓,反而被她骂说:「既然哥不要,一开始就不要这样烦我!!」于是当时我就只能静静的移动身体,掀开棉被坐到一旁,在阴暗的小夜灯下看着她浮起臀部,并将枕头垫到底下。

  接着她併拢自己双腿,向自己乳房屈起,然后伸手进T-Shirt,开始将内裤顺着双腿脱下。但可能是因为正在气头,加上上次在浴室爱爱时也已经被我看过,所以就不在意我看。

  她将内裤放到一边,然后双腿併拢伸直在床上,却依然将T-Shirt拉到自己的大腿,盖住阴部。我没有说话,也不敢说话,只是静静坐在一旁。

  「……哥不是想要吗?我这样没有盖棉被会很冷,而且肚子会冷到耶!」

  她说的没错,快过年了,也正是冷的时候,虽然是在密闭的房间内,冷风还是会不停灌进来,难怪老一辈的人会说冬天的风是尖的。加上她是女孩子,让子宫冷到也真的对身体不好。至于我,没穿衣服当然也会很冷,但我的心更冷,已没有刚开始要夜袭时的紧张与热血……

  「……对不起……那妳双脚张开。」

  雯雯无言的将双腿左右张开,于是我拉着棉被披到自己背上,就又挪动身体到她双腿中间,并且跟棉被一起将两人盖起来。

  虽然棉被内温度已经开始回升,但她一直冷冷看着我,我完全不敢看她,又让我觉得温度好像下降了。

  「雯雯,妳的脚……」

  我才刚说,她就知道自己该做什幺的将双腿向双手曲折起,并向左右尽量张开,就像M一样,也连带向左右张开自己的阴唇。同样的,我双手移在她双腿膝盖窝的地方顶在床上,让她的双腿能就这样自然靠着我的手臂。

  我握着自己怒勃的阴茎,开始无言的要找她的阴道口。

  「……早上我如果爬不起来,哥要负责叫我。」

  雯雯冷冷对我丢下这句话,我只能回答她:「哥哥等等一定叫妳起来!」

  我很快就找到雯雯的阴道口,并让龟头顶在上面。

  我看着她,雯雯也知道我要插进去而略显紧张。但看的出来,已跟前两次不一样,少了清纯娇羞感。

  「雯雯,我要进去了……」

  然后我耸动屁股与双脚,开始将阴茎向前推……

  我再度感觉到她的阴唇被我排开,然后龟头进到她的温暖阴道内。

  我一点点进入她体内,也注意到雯雯的表情变化。她从冰冷看着我,然后开始皱眉头,接着露出痛苦表情,最后……「啊……啊!会痛啦……!」

  她开始用双手搭在我胸膛上,似乎是想推开我。而我也被她忽然喊痛给吓了一跳。这时我也已经快要全进去了,却还是马上停止动作。而她也在我动作停了之后,就停止喊痛。

  她害怕的看着我,好像在问我是不是我又做了什幺奇怪的事?但我也是很无辜,完全没想到她会忽然这样。

  「很痛吗?」

  我开口询问,她点头回应。

  「但都跟第一天一样啊?我也没有做什幺……」

  我又等一会,才又再小心的推进。雯雯也开始又皱起眉头要喊痛,这时我也刚好全部都进去了。

  「哥……会痛耶……」

  她这句话说完,我才猛然想到一件基本性常识。

  「……雯雯……妳的阴道好像太乾燥了……」

  我想我应该猜的没错,前两次都是刚好在她洗澡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