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夜是今天的小寿星

看到叶天涯等从里面走出来。他拦住了叶天涯,嘿嘿笑道:“姓叶的,你不是很有种吗?怎么,集训都不敢了吗?看来姓叶的也是个孬种啊。”   旁边的尹超听了气得就要动手,叶天涯拉住了他,冷笑着向方华道:“我叶天涯做什么不做什么,还不能因为你这个小人一句话就定义了是不是孬种,你除了靠别人的能力赢过我外,靠自己的能力你却输给我了,你记住这点就行。”   “你!哼,你要真有种,咱们集训上见。”方华对着叶天涯的背影哼道。叶天涯没有理他,而是给夜枭打了个电话,托他派谍影的人办件事情。然后才回宿舍。   星夜的生日宴会被蓝洋办得相当的隆重,包下了整个帝都酒楼宴请他的亲戚朋友,商业伙伴,蓝洋一来是为了证明自己对星夜的重视,也是想借这个机会,与那些商业伙伴拉好关系。以便自己在商场上更加顺利一些。   叶天涯和尹超到达宴会时,已经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凡了。在门口的时候,蓝洋还笑着向叶天涯笑道:“小叶,你也来了,欢迎欢迎,里面坐。”而蓝母只是看了一眼叶天涯,并没有招呼他们的意思。叶天涯笑着和蓝洋打招呼后,又向蓝母道:“阿姨好”   蓝母用鼻子嗯了一声,就去招呼别的客人去了,尹超和叶天涯对视了一眼,尹超眼中闪过一丝怒火,叶天涯止住他道:“今天是小夜的生日,别找麻烦。我们只是来祝贺小夜的。”   尹超才稍稍平息了一下怒气,寻找星夜的身影,却发现星夜正在含笑和那个叫莫军的青年有说有笑的在说着什么,笑得很开心。突然看到叶天涯和尹超两人时,星夜眼中一亮,就向莫军说了声对不起后就朝叶天涯走来。   “生日快乐,小夜!”叶天涯和尹超都递上礼物,这时莫军走了过来,笑着道:“小夜,你哥哥送你什么礼物啊,打开来大家欣赏一下吧。”   星夜看向叶天涯,想要征求他的意见,叶天涯淡淡一笑,道:“想看就打开吧。”   星夜也急着看看心爱的人送给自己什么样的生日礼物,于是当众就打了开来,星夜是今天的小寿星,也是今天的主角,别人送给他的礼物她都没有拆开过,现在突然要当众拆开礼物,宾客们都好奇地看着,想看看星夜拆开的第一个礼物是什么。

Continue reading →

这是崆峒派的看法

真相何须三年之后才能揭露?” 唐经天道:“也许是他们害怕丹丘生报复,也许他们是不愿家丑外扬。所以不敢告诉老主人生前亲友?不过,这是崆峒派的看法。” 孟华说道:“那么他们告诉洞玄子,不也坏了他们小姐的名声?洞玄子是他们小姐的家翁,知道真相,事情岂不更加严重?” 唐经天道:“你的怀疑也有道理。不过我认为最值得怀疑的还不是这一点。” 孟华道:“那是什么?”唐经天道:“这两个据说生还的男仆,只有洞玄子见过。” 孟华说道:“对啦,我正想问你,可知这两个男仆现在是住在什么地方?要是找到他们,那就好办了。” 唐经天道:“永远找不到他们了,他们已经死掉啦!” 孟华吃一惊,问道:“是洞玄子杀人灭口?还是死于别的原因?” 唐经天道:“第二年,崆峒派的现任掌门人洞真子曾经约了牟一行生前的一位朋友去找过那两个仆人。 “他约的这个人是西安西风镖局的总镖头凤一飞,凤一飞是牟一行生前最要好的朋友,一向关心牟家这件案子,是以洞真子不能不把师弟最新的发现告诉他。这次是三个人一起去寻找的,由洞玄子带路。 “那两个人住在荒山里,山上除了他们无人居住,只在山下有家猎户。他们找到了洞真子所说的那两个仆人住处,是一间茅屋,那两个仆人却不见了。 “后来他们到山下那家猎户打听,据说他们也不知道山顶住有人,那座山很高,他平常打猎,只敢上到半山的。不过去年冬天,他上山打猎之时,却曾发现有一堆野兽吃剩的骨头,凭他们的经验,那堆骨头,似乎乃是人骨。洞玄子据此推断,那两个仆人可能是在出来寻找食物之时,在半山遇到老虎之类的猛兽,给猛兽吃了。” 孟华颓然说道:“这可真是死无对证了。不过是否真的有那两个生还的仆人,我也还在怀疑。说不定都是洞真子捏造出来的!” 唐经天叹道:“最糟糕的还是你的师父,后来又杀了洞玄子,伤了洞冥子。

Continue reading →

照亮方圆三尺

“楚峻,我,要不……还是和以前一样。等钰霖回来,再说好吗?我心里总觉得这样做,对不起他。”萧香香内心不安,有些压抑。 本来在凤车里,改变了主意,可是一进四合院,李钰霖和她相处的点滴回忆,涌上心头,令她自责。 “好,我会等。”龙楚峻安慰她说,“我绝不会逼你,只要你给我希望就好……” 很快,他走后,萧香香沐浴后,练完内功,返回房间,竟然发现桌上多出一盏名贵无比的珊瑚明珠灯! 一尺半高,百年的雪色珊瑚顶尖镶着一颗李子大小圆润夜明珠。 珠子发出莹白色光芒,如同一只十瓦的小台灯,照亮方圆三尺。 真是奢侈! 是楚峻送的吗?他真是心细,刚才她只提了一句,晚上会秉烛编写菜谱,才半个时辰,他便回王府将这宝灯取来! 萧香香心头有些甜蜜,倒不是因为这夜明珠价值连城,而是难得他有这份心意。 好像他和李钰霖一样,不爱承诺,不会说甜言蜜语。 可是,在心里矛盾时,不能因欲而爱,她要再想想…… 四周一边寂静,窗外人影慢慢的闪过,应该是无名去睡了,这几日,每天他都会等她写完菜谱。 这一夜,萧香香又梦到那个神秘的声音,她强烈要求学会神术,并讲了这一天一夜发生的事情…… —— 黎明,旭日东升,金色阳光下,龙滨身着明黄色太子长衫,头戴金冠,两缕发丝轻飘于胸前,飞身跨上千里白马,身后两位二品级朝中官员、三位东宫幕僚、十八名五品大内高手,三百名侍卫,浩浩荡荡自宇宫东门而出,快马加鞭,驶出宇都。 那十八名五品大内高手中,有两位皮肤漆黑,容貌相似,双目闪亮的少年,他们身上所穿盔甲明显比其他人少一号。 傍晚,众人暂住驿馆。 简单用过晚餐,龙滨躺在床上,脱去衣服,将药膏涂抹在胸和大腿上,叫侍卫进来,给他背后鞭伤上药。 来了两位黑脸少年,跪下后,一个羞涩,低头不语,一个大胆,抬头直视龙滨能吸入人灵魂的凤眸,媚声说,“太子殿下……属下叫依,他叫偎。”

Continue reading →

和大家一起往刚才的那堵尸骨墙那里跑过去

司马教授这时走过来说道:“各位,你们的这通攻击很有效果,不过这个大东西已经被咱们惊动了,我看咱们还是不要在这里耽误了,赶紧的上里面去为好!” 我看着面前的这堵鬼墙,说道:“司马叔叔,我看这东西也就是个死肉墙嘛,没什么大不了的,刚才我们那么激烈的战斗都没见这玩意儿动一下,你这么担心是不是有些过了?” 司马教授说道:“小子,你以为这个蜃尸是个什么东西?只是一块大肉皮这么简单吗,那你就错了,这东西集合了这尸墙上这么多死尸的怨气,邪气的很呢,平常人看一眼都会倒霉半辈子的,咱们竟然还在它面前打的这么热闹,嘿嘿!也算是开了先河了。你别看这蜃尸这会儿没什么动静,可保不齐一会儿就会有什么激烈的反应的,这玩意儿这么大,动起来的话可不得了,咱们还是赶紧的离开为好!” 我虽然不是很相信司马教授这会儿所说的话,可这满地的僵尸碎块看着也着实让人恶心,鬼才愿意留在这里呢,我点了点头,叫上范胖子,把刚才我们扔在这里的那个仪器箱子重新抬了起来,和大家一起往刚才的那堵尸骨墙那里跑过去! 洋葫芦刚才的表现很是勇猛,他那把改造后的长刀让我很是吃惊,挥舞起来的速度和锋利的程度比起原来的那把大黑剑来是犹过之而无不及。我看着这哥们把那把长刀倒拎在手里,刀锋在手电光的闪耀下发出一股黑亮的反光,直逼人眼,不仅心里暗赞了一声。 范胖子看着前边的洋葫芦对我说道:“那个洋哥们的刀好厉害啊,那就是那把在龙爪山的尸魁棺材里得到的大黑剑锻造出来的吗?” 我点了点头,说道:“是啊,你刚才也看到这哥们的身手了,很厉害吧!” 范胖子赞叹道:“呵呵,是厉害,咱们有了这哥们,在这古洞里可就好办的多了!” 我笑着说道:“当然,这哥们的身手可不是吹的,在那个龙爪山古洞里,好几次都救了我的命呢!”

Continue reading →

  等侍人恭身出门

  雅典娜打道回府,与索菲和多尔尼商议了一番正准备休息之际,有人来报,威尔斯与欧灵联袂求见。   雅典娜不动声色的道“请他们去客厅!”   等侍人恭身出门,双手不由握紧,兴奋之色现於娇颜之上。   雅典娜与欧灵和威尔斯分据而坐,也许是因为傍晚时的不痛快,一时间沉寂无声。   雅典娜面上轻松适意,双手不急不慢的依一定节律敲击著杯沿,静静的等著老狐狸开口。   “原本公主殿下还没有休息,我还以为你已经休息了。”欧灵谀声,率先开口,打开沉寂。   “您不是认为只是同名吗?”本已睡下,听到消息後又起来的索菲和多尔尼一後一前跨过门槛,嘲讽道。   欧灵面无半点愧色,伸出肥硕的手击桌叹道“请公主恕罪,欧灵自从成为这扎古城主以来,足有二十余年未到波罗,所以未见过公主真身,提坦杀帝后,我得到消息是公主以身殉国,前不久虽有人告诉我公主未死,正在阿难,但这乱世之中同名之事也是常有,我是半信半疑,刚才你走後,我回想刚才你说的每一句话,想起公主大义凛然,毫无畏惧,充满勇气的回答,实在让我等汗颜,突然想到这不正是与我亚瑟王年青时一模一样吗?如非具有亚瑟王的血统,如何能有这样过人的勇气和智慧?更何况以蒙兰将军的眼力又怎么会认错人呢,所以都怪欧灵年老糊涂。”   索菲呆看欧灵半晌,摇摇头出现潇洒笑容,在一旁坐下端起几上酒杯一饮而尽。   雅典娜也不由暗叹此人确是一只脸厚心狡的老狐狸,明明不甘心臣服於提坦却偏偏装得一副被迫如此,想在三城联盟中取得有利的地位,却发现阿难城的态度十分坚决,一力拥立雅典娜,立即改变态度,见风转舵如此之快,帝国中恐怕也找不出几个来。   似乎毫不在意,淡淡的道“欧灵领主头脑灵活,宝刀未老,过奖了,不过应该对我的身份再不怀疑了吧。”   “哪里,哪里,所以我与威尔斯一商议,西部三城向来同气连枝,共同进退,既然阿难城决心为公主殿下流尽身上最後一滴血,我欧灵也没道理落在人後。

Continue reading →

拿出电话吼道

你跑的到开心哦。”说着,甩过一本杂志,讥讽地说:“我老公现在不得了,名人了,上彩页了。” 蛤蟆捡起杂志,一看是XX娱乐周刊,典型的八卦杂志,平时蛤蟆对此类杂志向来是不屑一顾的,可这次要命了。中页上有副很清晰的照片,正是蛤蟆和温寒玉在红儿的酒吧和夜酒的场面,照片抓拍的很好,两人的姿势显的很亲昵,照片的标题更可恶:名主播深夜买醉,神秘美男子相伴。 这些可恶的狗仔! “这个……”蛤蟆解释说:“我确实和她去喝酒了,可还不是为了爸爸的事?这些人路子野的很。”他其实说了谎,岳父的事情他根本没和温寒玉提过。 江小洁道:“你昨天不是说是个叫夏眉的答应帮忙吗?今天怎么又变了?” 蛤蟆随口道:“多求个人总没有坏处吧?” 江小洁道:“算了算了,我说不过你,反正你做的事你自己心里有数,我这几天没功夫和你瞎磨。” 蛤蟆这段时间确实也做了些“坏事”,虽然被江小洁说的有点心虚,但是依然提着虚劲说:“我还不想老出去应东应西的哩,而且你昨天晚上喝醉了回来我也没说什么啊?” 江小洁怒道:“那能和你一样吗?我办事自然有分寸,不象你,假公济私的办事不上心,行了,把这次去省城剩下的钱交出来!” 蛤蟆也气了,把钱往外一掏,数也不数往沙发上一扔!道:“还你!” 江小洁不依不饶地说:“发什么脾气啊,天下就属你脾气大,报帐!” 蛤蟆此时也气急了,吼了声:“你自己数!”然后摔门而出。 走到街上蛤蟆才发现,刚才赌气扔钱,现在身上连一分钱也没有了,想借酒浇愁都变 的不可能了。无奈只得在街上瞎逛,蛤蟆出门的时候又没穿外套,被冷风吹的直打哆嗦。正烦躁间,偏偏手机又不争气地响了,蛤蟆以为是江小洁打来的,拿出电话吼道:“你还有完没完!” 电话那边的人吃了一惊半天才回过神来说:“枫哥哥,你怎么这么的脾气啊/” 枫哥哥,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会这么喊他——夏眉 蛤蟆忙换了语气说:“原来是眉眉呀,我不知道是你,怎么这么晚了你还没有休息?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