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恩曾经认真学习过谈判桌上应该注意的各项技巧

  在心里已经暗自打好算盘的沈青,故意装出认真思索的神态,过一会这才开口问道:“那么,利益方面怎样分配?”

  “2:8如何?”

  发现对方在听闻自己报出的利益分配方案,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于是韦恩思考片刻又开口说道:“如果林先生对这个分配系数不满意,那就改成3:7好了!”

  作为凤凰投资的执行总裁,韦恩曾经认真学习过谈判桌上应该注意的各项技巧,于是习惯性首先提出一个对方明显不可能会接受的利益分配方式,等到对方脸上露出不悦神色时,再做出一副为难表情将利益分配系数向上提升了一个档次。

  “对于这个分配方式,我十分不满意!”

  这时的沈青,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一把体型修长,刀体两侧还配有两道明显血槽的军刀,并且将冰冷刀体贴在对方的颈部大动脉上,欣赏着对方颈部汗毛在刀体寒气下一根根竖立起来的场景,然后冷笑道:“不知道韦恩先生有没有计算过,自己的性命能值多少钱?”

  “玩笑,刚才只是开了个玩笑,陈先生千万别当真!”

  感觉到寒气逼人的刀体,轻轻贴在自己颈部大动脉上缓缓地来回移动,终于深切体会到死亡威胁的韦恩,于是急忙说道:“只要陈先生能够控制住爱玲,让她尽量不要插手公司金融投资方面的事务,利益分配方面我们可以按照5:5的方案平均分配。”

  “看来,我们已经找到了大家都能够接受的利益平衡点。”

  也没见沈青手上有什么动作,那把军刀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如同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并且向韦恩伸出右手微笑着道:“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韦恩从地上爬起来,然后同样伸出右手与对方握了握手,两人脸上露出的表情是那么虚伪,如果是不知情的局外人肯定会误认为,他们其实是一对多年没见久别重逢的老朋友。

  第二天,韦恩与沈青这位盟友交换过意见,就开始操控自己在美国秘密设立的对冲基金,进入国际黄金期货市场暗中吸纳黄金期货,并且在随后三天时间分批吸纳了近万手黄金期货空单,一步步按照沈青的意图走向毁灭深渊。

  而此时,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金融中心纽约曼哈顿中心商业区,索罗斯与巴菲特这两位操控着国际金融市场方向走势的金融大鳄,则正在通过内线视屏电话进行定期的秘密交流。

  由于索罗斯背后的老牌犹太财团与巴菲特背后的美国新兴本土财团,在推选下一任美国总统这个关系到双方切身利益的问题上,争执不下矛盾日益激化弄得很不愉快,所以现在原本在国际金融市场上同共进退的美国军团,也因为两派在政治上对立而分道扬镳。

  但是,他们这两只老狐狸却深深明白‘合则两利,分则两弊’的道理,所以在私下依然还是保持着大方向上的一致,并且通过内线视屏电话定期交换意见。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