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在了天台的边缘

她忘不了,在那样的一个夜晚,他狰狞地朝自己扑了过来,扯开了自己的衣服,那一夜自己逃脱了,但是姑姑却落入了他的魔抓,在受尽了折磨之后,最后因为她而死。

她怎么能忘记?这一切的一切,加在一起是爱多还是仇恨更多?她曾经无数次告诉自己那是自己的仇人,自己一定要杀了他。但是在三年前见到他的时候,自己却无法下手,那时候是仇恨又或者是爱多?

在他将自己从那个神秘的世界拯救出去,而自己留在那里的时候,自己心里却突然开始担心,但是在随后告诉自己要他活着只是因为他的性命只有自己能结束,那时候是爱多还是仇恨多?

那时候心在纠结,和现在一样,报仇的失败,让她无颜面对父亲、伯伯还有残余的柳叶门同伴,虽然父亲和伯伯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她知道他们在心中责怪自己。她最后选择了逃避,逃出了那个看似风光,实际中却无限糜烂的世界。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他没有死还要让自己记起这一切,但是他不出现自己便可以忘记掉一切么?不,忘不掉,夜深人静的时候,悄然落下的眼泪便是证据。

她忘不了那曾经瞬间的甜蜜,但仇恨更不可以忘记掉,爷爷和姑姑都是她最亲的人,她不可以忘记掉仇恨,她要报仇。这逃避更像是自己心里不愿意找她报仇的一种情绪,但是他却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那样又有什么借口不去报仇?

但是自己能下得了手么?

眼泪从唐清的眼角决堤而下,她使劲地抽泣着,模糊的泪眼中,她突然看见了一架彩虹——蓝金色的彩虹从城市的这一端架到了另外一端,即使灿烂的霓虹也不能掩盖。哭声慢慢止住了,唐清擦干净眼泪,彩虹还在,原来那并不是幻象。

身后传来了脚步声,那个男人微笑地朝她走了过来,脸上的笑容就像当初在那个峡谷的时候一样纯净,眼神中却带着微微的沉重,虽然他隐藏得很好。唐清几乎踉跄着往后倒退了几步,靠在了天台的边缘,看着那男人走到了天台便,眼神从她身上移到了彩虹之上:“我曾经说过,只要你以后想见到彩虹我都会变出来给你,但是那一次你要求我的时候我没有变出来,现在补上。”

谢杨转过头看向那个现在无限脆弱的女人,认真地说道:“我不要求你的谅解,真的,我不奢求,你可以找我报仇,但是我现在还不能死。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