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大家都愿意一辈子呆在这样的一个地方而不挪窝吗

无论怎么说,仆散端算计的可真的是狠啊,但是这样也让谷永宁看到了一些新的机会。

第十九节 冲突

和仆散端之间的谈判算是定下来了,这期间的和约就是在两个月内仆散端资助黄金50万两,白银350万两作为军费支用。当仆散军需要帮助的时候海州就要全力以赴,但是金国将保证海州的安全。当事情完成之后,给于海州正常国家的待遇,并将幽云诸州送给谷永宁部作为馈赠。这样的条件还算是合理,毕竟谷永宁的军队是要在前线作战的,而不是坐享其成的。当然仆散端也不是冤大头,可不想自己的银子打水漂。商议后先交10万两黄金做为定金,其他的日后再谢。

自仆散端走后,在海州的阵营里就引起了一场大讨论。谈论的焦点自然就是是否要帮助仆散端完成他的预谋。这个预谋不是反对叛军,更多的是为了他个人的权力。

其实这个没有什么好讲的,毕竟明显的好处摆在眼前,只不过他们现在这样做是不是有点过河拆桥的意味。这完颜彝的忠孝军如今还在北边做殊死的搏斗,而红袄军也在和仆散安贞的大军作战,相对的,海州一带还是比较安全的。这样的安全都是别人换来的。虽然都知道这样做是情势所迫,但是心里总是有点不舒服的。

“现在的状况已经不是我们所能控制的了。我们只有如此才有希望,难道大家都愿意一辈子呆在这样的一个地方而不挪窝吗?”谷永宁说的话总是这样的出人意料。如今的形势本来是对海州最好的,可是他为什么要这样说呢?

“红袄军所占领不过是东北一角,只守不攻而难成大事,这些农民部队绝对是没有大志的,要想全面的对抗朝廷似乎也没有这样大的胆子,他们不过是一群饿怕了的农民,等到哪一天他们吃饱了难保他们也不会投降?而现在的金国军队都被牵制在辽左,所以我们显得安全。”这本不是什么秘密可这个时候说出来似乎有点敏感。

“在我看来,仆散端也算个人物,最起码他有野心而且不会伪装自己。试问天下何人没有野心,然又有多少人感直接说出自己的野心?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