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启齿美军对她们的凌辱

大交换也就是第二次交换。

这次交换是在1953年7月27日停战后进行的。7月下旬到9月初,为期40多天,近20多万战俘。那时,气温高达30多摄氏度,闷热难当,不少人患了传染病,有的呕吐不止,但谁也没有休息,就连防病防毒的口罩也没有戴。据说戴口罩不便交流语言和表达感情,也不礼貌,应该废止。

这期间还出现了一个小插曲。党中央和毛泽东主席对交换战俘的工作非常重视,毛泽东感到代表们对战俘说的“辛苦了!”这句话不妥,老人家说,战士们被俘去不是干活去了,不能叫辛苦了。从此“辛苦了”改为“受苦了”。战俘们为此感受很深:“我们的苦真没少受啊!”不少人控诉,在美军战俘营,他们吃的是发了霉、掺了沙子的大米,许多人因缺乏营养和环境恶劣患了肺结核,有的被饥饿折磨得骨瘦如柴;有的伤员本来伤势不重,但美军以治病为借口,拿战士们的(禁止)作试验,打完针后,全身溃烂;有的手和臂只受一点轻伤,但也被残忍地截断了。有一名师政治部副主任被俘后,敌人把他关在一个铁丝笼里,难伸难屈,痛苦的惨状难以言表。有一次接到4百名女人民军战俘和3名女志愿军战俘,她们见到亲人只是抹泪,难以启齿美军对她们的凌辱。交换时,不少人怒不可遏地扑向美军卫兵,脱下大头鞋砸向敌人头顶,有的把美军发给的军服甩出老远。

与此相反,被俘的美军战俘却是另一种情态。“中国人好,讲人道!”

“中国人好,优待俘虏”,不少战俘用生硬的中国话告诉在场的记者。殊不知他们在我战俘营吃的是大米白面,住的是暖房,一个个养得白白胖胖。一名加拿大战俘老远看见韩明伦就亲热地向他打招呼:“老弟!老韩!”

美蒋勾结劫夺战俘

第二次大交换后,在美国的示意和支持下,蒋介石加紧部署,决意劫夺剩下的志愿军被俘人员。

1953年10月8日,台湾当局把在当年6月间被蒋李合谋从战俘营架走的60多名中国人民志愿军被俘人员劫往台湾。

台《中央社》的消息透露,这些我方被俘人员在美方派遣的混在战俘中间的台湾特务押解之下,被用飞机从美军当局控制的釜山飞机场运往台湾。这个消息还透露,押解我方被俘人员的台湾特务之一,就是早已被我方归来人员所揭露的参预劫走这些我方被俘人员阴谋的蒋特务费玉林。

遣返归来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被俘人员李洪根揭露:这年6月21日下午4时,美军当局为了协助台湾特务劫走拘禁在釜山东莱战俘营内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被俘人员,派遣美军部队向营场里投掷许多毒气弹,费玉林与其他蒋特务就乘着战俘四散躲避毒气之际把大批战俘架走,并将他们押到东莱的南朝鲜警察局内。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