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即三呼万岁

“谋逆之罪?”小皇上微微一愣,抬眼看了一下台下趴着的万大用,提了提嗓门道:“万知州,钟老先生真的是因为谋逆罪才要被处决的么?”

“是……”万大用偷偷抬眼打量着小皇上,心想这两人到底什么来头啊,一个象绿林好汉,一个却象文弱书生,这看着象劫法场却又不带犯人走,反而在此开审了,当真是离奇古怪啊。

正在这时,就听一个女声喊道:“爹爹!咱们有救了,这是皇上,是皇上来了啊!”只见那白衣女子又奔了上来,一面跑一面大声喊着。

“皇上?”台下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就连秦嗣和小皇上也都愣了一愣,心想咱们还没亮出身份呢,她怎么知道了?

就见钟齐韵略带惶恐地看了秦嗣和小皇上一眼,回过头去冲白衣女子喊道:“女儿,休得胡言乱语……”

“爹爹!我没有胡说……”白衣女子奔上台来,面带激动之色看着秦嗣道:“这位肯定就是秦嗣秦将军了……”

秦嗣咧了咧嘴,心想你个小娘们好毒辣的眼神啊,从哪儿把老子认出来的?

见秦嗣如此表情,白衣女子笑了起来,“久闻秦将军黑脸刚直,乃天下第一猛将,今日得见果然不假……”说着又转身冲着小皇上“扑通!”一声双膝跪倒,连拜了三拜,然后抬起头道:“皇上龙颜尊贵,万乘之象,民女第一眼得见便知道是您驾临了……”

“他娘的,这小丫头片子真厉害啊!”秦嗣一拍大腿笑了起来。

“呵呵……”小皇上不禁也微笑着点头。

“爹爹!您看到了吗?真的是秦将军和皇上呀!”白衣女子兴奋地喊了起来。

如此一来台下所有人全都瞠目结舌,半晌之后也不知道是谁先带的头,突然之间“呼啦!”一声响台下所有人统统跪倒在地,随即三呼万岁,声震云霄……

就见万大用已是筛糠一般地在发抖,他这下是真的怕了,因为他知道,这皇上一来,钟齐韵肯定是死不了了,而他自己却是凶多吉少了。

接下去小皇上问钟齐韵的话秦嗣全没听进去,因为他的注意力全被那白衣女子吸引过去了,只见她相貌娟秀皮肤白皙,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浓浓的书卷气,一双明亮的眸子一眨一眨的,目光透着聪慧和大气,看来的确是个聪明绝顶的女子啊…….

原来钟齐韵的确是以谋逆罪被判死罪,只不过罪名全是莫须有,而要置他与死地的原因无非是因为他揭了万大用等一干官员的丑,而且是越揭越多,越揭越深。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