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免更多家庭因病致贫

取消政府定价难防药品暗中加价-中新网   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制度的问题并不是让药品完全实行市场化定价的理由。因为,药品不再招标采购,并不意味着医药回扣就会彻底消失。即使废除了以药养医机制,仍无法杜绝医药腐败现象   □杨国栋   湖北省社会科学院院长宋亚平去年患了一次感冒,并未发烧,一家三甲医院却给他开了3天的注射用头孢曲松钠他唑巴坦钠,连注射费等在内,共计1200余元。他通过私人朋友直接到这家药厂“卧底”打探,结果令他吃惊:这药的出厂价每支不到10元!而医院的售价是192元!并属于医保目录药品范围外的自费药品。相比药价,五花八门的医用耗材,更呈泛滥之势,手术病人的耗材费用甚至高过了手术本身定价(3月28日《楚天金报》)。   药品最终零售价的加价率超过1000%,药价能不贵吗?难怪老百姓都觉得越来越看不起病了。这么贵的收费,居然还是合法的,更让人怀疑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制度究竟是在遏制高药价,还是在变相鼓励高药价。本来出厂价不值几个钱的药,一中标立刻身价倍增,要说其中没猫腻,难以令人信服。   但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制度的问题并不是让药品完全实行市场化定价的理由。因为,药品不再招标采购,并不意味着医药回扣就会彻底消失。即使废除了以药养医机制,仍无法杜绝医药腐败现象。毕竟,药品厂商给的回扣,只有一小部分进了医院账户,大部分还是进了医院领导、药房工作人员、各科室负责人和开药医生的个人口袋。真正用于以药养医的费用,在整体医药费中所占比例其实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高。这也是药价高得离谱,很多医院却年年亏损的重要原因。从患者身上赚的钱基本都被相关工作人员私分了,哪有钱给医院改善医疗条件,提高那些既分不到回扣也拿不到红包的普通医护人员工资?   取消绝大部分药品政府定价后,仍应对药品价格有一定限制,除了低价药,药品最终零售价的加价率不应超过200%。高价药和医疗器械、医用耗材的加价率不能超过100%。而且有关部门应和第三方机构一起,不定时抽检医药费账单,防止医院故意开高价药或是通过过度医疗继续牟取暴利。如果医院和厂商联手造假,则应一并处罚,直至驱逐出医疗市场。   而本来就高得离谱的医药费,还有相当一部分不能用医保卡报销,只能自费,不仅导致住院报销比例可达60%-80%的医保规定,沦为鸡肋,也加重了百姓的看病负担。不合理的药价要降低,医保目录药品范围也要扩大,把绝大多数常用药、必用药都包括进去。让更多医药费能刷医保卡报销,医保才能真正发挥其抵御风险、减轻疾病所带来的经济损失的作用。否则,这也不能报、那也不能报,还有必要交医保吗?   从根本上来说,目前基本医疗保障制度虽已覆盖全民,但不少没正式工作的人还舍不得那几百元一年的居民医保参保费用,直到生了病才想起缴费参保。此外,社保参保满一年才可享受医疗保险待遇的规定,也让不少习惯于经常换工作的农民工放弃参保,宁可让单位多发点工资。参保不及时,让这些本就收入不高的群体在面临大病时更难以承受高额医疗费。   如果医保制度能更加完善,别设那么多的门槛,基本医疗保险和工伤保险药品目录也能与医疗实际更加相符,大量减少自费医药项目,因病致贫和看不起病的人才会不断减少。就医药费而言,群众更担心的还是大病。政府医疗卫生支出更该在这方面着手,为大病者兜底,提高大额医药费报销额度,避免更多家庭因病致贫。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