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虎鹰极为记仇

不过……”他停顿了一下,看了看众人,才接着说道,“不过他们都没有你们的战果大。他们都是一看到虎鹰,就急不可耐的以内丹袭击,结果却并不能使虎鹰伤去分毫。只有在你们这里,我在谷口还看到了虎鹰掉落的羽毛,想来你们一定伤到它们了。”

“呵呵!”金鬃王感到得意的笑了笑,“本来我们还有机会打到它们的,结果却……”话说到此,他立即想到是当时鬼狐坏的事,不禁扭头狠狠的瞪了一眼站在一旁的他。

文海的嘴角露出了笑意,轻轻点了点头,环视着众人说道:“这虎鹰极为记仇,你们伤到了它们,他们一定会回来报仇的。老朽就不走了,看到时候能不能帮到你们!”

“这……”金鬃王踌躇的与大家交换了一个眼神,才脸上挤出笑容说道,“那……那多谢文老相帮!”

“呵呵!”文海斜视了他一眼,知道他心里所想,于是轻笑了一声,“齐老二当着大家说过的,这虎鹰内丹,老朽兄弟绝不沾手!这个,还望金鬃老弟放心!”

“这……哪里,哪里!”金鬃王脸上一红,忙连声说道,“我们绝无此等心思,绝无此等心思!有文老相帮,我们高兴都来不及呢!你们说,是不是呢?”

“是啊,是啊!”他的兄弟们忙出声附和道。

文海也不去理会他们的表白,自顾自的说道:“老朽知道就光凭你们的修为,定然不惧虎鹰的报复。老朽来到此处的目的也并不为此,而是为了让那些对虎鹰内丹眼红的人心里有所顾忌!”

“多谢文老!”听到他的这话,金鬃王道谢的口吻里多了几分真诚。

“你们也不必谢我!”文海还是以他那不冷不热的腔调说道,“这都是老二一时心软,而一定要出来多管闲事,想积修一点功德,早日修得正果,飞升而去。”

“呵呵,我们一样要感谢您啊!”云阳在一旁接口笑道,“人都说‘灵界四仙’四位一体,不分彼此,这个事情就是你们四位的功德啊!老朽在此恭祝四位早日得道,也可啸傲云霞,得享清福!”

“呵呵!”文海脸上浮现出满意的神情,瞥了云阳一眼笑道,“多谢你的吉言啊!老朽可不敢指望真有那一天……”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