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崆峒派的看法

真相何须三年之后才能揭露?”

唐经天道:“也许是他们害怕丹丘生报复,也许他们是不愿家丑外扬。所以不敢告诉老主人生前亲友?不过,这是崆峒派的看法。”

孟华说道:“那么他们告诉洞玄子,不也坏了他们小姐的名声?洞玄子是他们小姐的家翁,知道真相,事情岂不更加严重?”

唐经天道:“你的怀疑也有道理。不过我认为最值得怀疑的还不是这一点。”

孟华道:“那是什么?”唐经天道:“这两个据说生还的男仆,只有洞玄子见过。”

孟华说道:“对啦,我正想问你,可知这两个男仆现在是住在什么地方?要是找到他们,那就好办了。”

唐经天道:“永远找不到他们了,他们已经死掉啦!”

孟华吃一惊,问道:“是洞玄子杀人灭口?还是死于别的原因?”

唐经天道:“第二年,崆峒派的现任掌门人洞真子曾经约了牟一行生前的一位朋友去找过那两个仆人。

“他约的这个人是西安西风镖局的总镖头凤一飞,凤一飞是牟一行生前最要好的朋友,一向关心牟家这件案子,是以洞真子不能不把师弟最新的发现告诉他。这次是三个人一起去寻找的,由洞玄子带路。

“那两个人住在荒山里,山上除了他们无人居住,只在山下有家猎户。他们找到了洞真子所说的那两个仆人住处,是一间茅屋,那两个仆人却不见了。

“后来他们到山下那家猎户打听,据说他们也不知道山顶住有人,那座山很高,他平常打猎,只敢上到半山的。不过去年冬天,他上山打猎之时,却曾发现有一堆野兽吃剩的骨头,凭他们的经验,那堆骨头,似乎乃是人骨。洞玄子据此推断,那两个仆人可能是在出来寻找食物之时,在半山遇到老虎之类的猛兽,给猛兽吃了。”

孟华颓然说道:“这可真是死无对证了。不过是否真的有那两个生还的仆人,我也还在怀疑。说不定都是洞真子捏造出来的!”

唐经天叹道:“最糟糕的还是你的师父,后来又杀了洞玄子,伤了洞冥子。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