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地方娶亲下聘礼只要柜子就可以吗

”张大叔很和善的说道。

刘子承重重的点了点头,甩了甩胳膊,做好了大干一场的准备。正在这时,不远处原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和人们的欢呼声,歌声,刘子承入乡随俗,也跟着喊了两嗓子,不过他这是饿狼的嘶吼。

月色下,一队人马正朝这边行来,为首的是一匹雪白色的高头大马,马上骑着一个年轻男子,长相看不清楚,看清楚也不说,比刘子承帅。身着五颜六色的长袍,腰扎彩带,头戴圆顶红缨帽,腰跨钢刀身背弓箭,威风凛凛。

在他身后,跟着两辆马车,一架上摆放着成摞的服装,款式大致相同但颜色各异。另一架上是几个一人多高的木柜子,不知道里面装的什么?

刘子承正在纳闷,身边张老汉替他解惑道:“这臭小子,竟然拿我家打出来的衣柜当聘礼,还不如直接送银子给我呢!”

汗!这老头也是个奸商,同道中人呐。不过,这地方娶亲下聘礼只要柜子就可以吗?早知道在东平拉几车柜子来……

新郎领头的迎亲队越来越近,马车之后跟随着一众牛羊,各有上千头,声势浩大,看来无论什么时代,娶媳妇都得下本钱呐!

这边张老汉也没闲着,尽管对衣柜一事稍有微词,但对这个姑爷还是很满意的,兴高采烈的给刘子承介绍着,这小伙子是哪家大官的公子,家里只帐篷就有百多顶,骡马无数,牛羊成群,闺女嫁给他以后吃穿不愁。

刘子承之所以答应出使三国,一是为了媳妇,二就是为了旅游,前世他穷的跟狗一样,每天十几个小时工作,祖国的大好河山只能在电视萤幕上领略,如今有了这公款旅游的机会,正好随了他的心愿。这刚一到北罗就能欣赏到极具民族特色的婚礼,不虚此行啊。

转眼间,新郎已来到帐篷前,但并没有下马,反而骑着马围着帐篷绕了一圈,这才在门前翻身下马,后面有人将一直小羊羔牵到他跟前,刘子承身边张老汉解释着,这叫‘碰门羊’,用来叫门用的。

新郎牵着小羊羔到门前,帐门打开,里面行来七八个人,有男有女,但岁数都不小了,为首的华服女子自然是张老汉的老伴,丈母娘,身后则是新娘家的其他长着们。

新郎向每位长者都敬献了洁白的哈达,又每人敬了一碗酒,随后逐一行跪拜之礼,虽然繁琐,但礼数周到,表现了对长辈的尊敬。

张老汉就在刘子承身边眼巴巴的看着,虽然也是咧着嘴,但笑的有些勉强。刘子承最会做人了,抱拳拱手,‘恭喜,恭喜’连珠炮似的在他嘴里蹦出。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