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青年将使以后任何掌握这个权力的人不会放弃它了

只有一次,当他正在回家的时候,一个童子向他辱

骂,因为没有人阻止他,这个童子大胆跟着苏拉到家,继续辱骂。苏拉虽然

曾经以最大的愤怒反对过最大的人物和国家,但是以镇静的态度忍受这个童

子的辱骂。当他走进他的屋子的时候,根据他的智慧或偶然的感觉预测将来,

他说,“这个青年将使以后任何掌握这个权力的人不会放弃它了。”

{ewc MVIMAGE,MVIMAGE, !13601182_0088_1.bmp}

意大利与西西里奴隶起义(公元前2-1 世纪)

这句话,不久之后,即对罗马人证实了,因为盖约·恺撒就没有放弃他

的权力;但是在我看来,苏拉在所有各方面也是一个同样专横而又能干的人。

他在闲居生活中,渴望取得最高权力,又从最高权力回到闲居生活,于是在

乡村中,孤独地度过他的时日,因为他退休到他自己在意大利丘米的庄园那

里去,以打渔、打猎消磨他的闲暇时间。他这样做,不是因为他害怕在城市

中过私人生活,也不是因为他的体力不能够作他热心想做的事了,因为他当

时还是年富力强,身体健全,在全意大利有120,000 人在最近的战争中在他

的部下服务,从他的手中接受了大批金钱和土地的赠予;在罗马城中还有

10,000 个科尼利阿斯,此外还有其他忠于他的党羽,对他的敌人来说,还是

可怕的;所有这些人都希望不要因为和苏拉合作的事而受到处罚,而他们这

个希望完全寄托在苏拉的安全上。但是我认为,因为他厌倦战争,厌倦权力,

厌倦罗马,所以最后他酷爱乡村的生活了。

105.他退职以后不久,罗马人虽然从屠杀和暴政中解脱出来了,又渐渐

地开始引起了新的暴动火焰。昆塔斯·卡塔拉斯和伊密利阿斯·雷必达当选

为执政官,卡塔拉斯是苏拉党的,雷必达是反对党的。他们彼此仇恨甚深,

马上开始发生争端;很明显,从这个争端所产生的新纠纷就迫在眉睫了。

当苏拉在乡间居住的时候,他得了一个梦,在梦中他认为他看见他的保

护神已经来叫他了。清早的时候,他把这个梦告诉了他的朋友们,他匆忙地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