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地方暗含灵道五修之道

但是在这种极端的情况下,对感灵的接触与感觉却更多更强了,他们分明地感觉到感灵正在出现某种变化——这种变化不是实质的,而是感觉上的强大。谢杨突然想到了一个词——老启所说的“贯通”与感灵的贯通。

一想到这点,谢杨不敢在大意,闭上眼睛专心致志的将自己的感知全部封闭,即使现在开启也没用,还不如全部用在与感灵的贯通之中。

感知越来越强烈,感灵在两人的大脑中也就越强烈,谢杨明显地感觉到介力的制造正在加速,质量也显然在变得更加完美。

如此良久之后,感灵突然停止了所有动作。谢杨张开眼睛,却看到赵夕正在捂着耳朵,额头上的汗水大颗大颗地滑落,但是他却还是坐着一动也不动,片刻之后竟然连手也松掉了,大口而无声地喘息着,他刚想要过去,但是随即想到两位前辈送他们进来的初衷,这一定是有什么原因的,两位断然不可放他们进来送死。如此一想之后,也就了然,但是自己为什么感觉不到什么?

他仔细一感觉,发现允耳器正在制造着一种波动将他的耳朵与外面彻底地隔绝起来,他一咬牙,将允耳器从耳朵上摘了下来。

允耳器才刚一离来,一声尖利的低频率声音顿时钻进了他的耳朵,那声音是如此地尖锐,谢杨直感觉到耳朵一阵撕裂般地痛楚,神经也承受不了这种极端的声音而在自动调节,慢慢地变迟钝。而这时候介力又跑出来捣乱,将他的神经的感知重新加强,神经顿时恢复甚至超过了原来的传递速度,大脑痛得受不了。

最后随着一声尖利地尖叫声,这种极端的声音猛然停止了下来,空间再次变得极其静谧。在这片刻,红霄的声音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了出来:“两位小子,这个地方暗含灵道五修之道,它会根据你们所修而出现变化,至于最后你们的修为能到达什么境界,那就完全看你们自己的承受能力怎样了。不过你们也需小心,这里虽然死不了人,但是一个不好却会让你们之前的修为全部失去。”

声音到这里就中断了,谢杨听完之后大惊,扑到门边大声说:“红霄前辈,暗含五修之道!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