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云飞抬起头微笑着说道

咱们两人到底是谁冷酷无情?”

  赵云飞有些理屈,变的沉默不语。

  萧妃冷冷的说:“你平日的那付镇定哪儿去了,你不是一切都无所谓的么,对我的哀求无所谓,对自己的生死无所谓。今天为什么心乱了,韦慧丛一被抓你就乱了马脚,什么时候你对我这样过。”

  垂头良久,听着她劈劈啪啪的一顿发泄,见她终于不说话了,赵云飞抬起头微笑着说道:“你心中还是很爱我的对吧?否则怎会如此生气,我们明明深爱着对方,又何苦非要互相伤害呢?并不是我更爱她,而是你从没面临这样的状况。本来我已经打定主意,此间的事一了就带着你们离开长安。现在看来你是不想走了!”

  说了这么久见他始终一付虚心接受的样子,萧妃心里那股怨气早就没剩多少了,虽然仍旧板着脸骂道

:“少和我嬉皮笑脸的”可神色却还是缓和不少,听到最后更是没了怒容,反而疑惑的问:“你说你想带我走,真的假的呀!”

  赵云飞点头道:“绝对是真的,不信你去问虫二楼的公孙大娘,她是亲耳听到的。”

  萧妃奇怪的问:“她又是谁,为什么她会知道这事儿?”

  赵云飞道:“因为到时她也会和我们一起走的。”

  萧妃怒道:“又是一个女人,你….”赵云飞一把抱住她道:“想做我的娘子,首先不能吃醋知道么?记得要听相公的话。”一听叫她娘子,萧妃登时没了脾气:“你真的娶我做老婆呀,那你要对我比她们更好。”

  赵云飞道:“那要看你是否会讨好相公了。”萧妃喜不自胜,娇羞的行礼说:“奴家给相公请安了。”

  抓过来亲了一口,赵云飞道:“很好,现在让我看看慧丛吧!”萧妃一听警觉的抬头道:“你花言巧语的哄我开心,不是想把她骗出去吧?”赵云飞忙道:“怎么会呢!我只是想看看你这当姐姐的有没有欺负小妹妹罢了。”

  纤指点了点他额头,萧妃狡黠的说道:“谁知道你会不会骗我啊,我还是要防着点。想见她就快点把我们都带出去。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