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无锋在门外候着

  晚宴很快就在众人的谈笑中结束了,临别前,司徒峻单独拉住无锋,拍了拍无锋的肩膀,一语双关的说:“李大人年轻有为,前途无量啊,不过可要好好把握住方向啊。”简单两句话在无锋耳中听来却含有丰富的内涵,令无锋也感觉到眼前这个人绝不可等闲视之。

  接下来的几天里,无锋先后参加了七皇子司徒元、九皇子司徒朗的宴会,无锋都巧妙的采取不偏不倚若即若离的方法暂时应付过去,至于对方内心怎么看自己,无锋也拿不准,不过就目前的情况也只能这样了。司徒彪的宴会则很合无锋的胃口,根本没有什么过多的繁文缛节,谈论的都是声色犬马,怎样尽情享受生活,无锋也感觉十分轻松,但还是觉得事情绝非如此简单,但对方没有提出来,自己也不好问什么。

  无锋在帝都的社交活动在安琪儿伯父举行的家庭舞会上达到了高潮。家庭舞会并不是唐河帝国传统的社交方式,而是伴随与西大陆交往频繁流传过来的,很快就成为帝国上流社会风行一时的社交活动,这种方式参加人员多,参加人都是主角,交流手段灵活多样,而且没有繁琐的约束,很受年轻一代的欢迎。

  马可公爵举行舞会的名义是庆祝自己与公爵夫人结婚三十周年,宴请帝国上流社会的许多士绅名流,由于现在休伊家族有很大精力放到了经营盐生意上,所以也邀请了部分帝都很具实力的大商人参加。

  舞会定在晚八时开始,地点设在马可公爵的府邸中。马可公爵的府邸位于帝都南区的桂湖大道,桂湖大道是帝都有名的贵族聚居区。马可公爵的府邸始建于帝国建立后不久,后来又经过多次修缮扩建,是帝都十分有名的建筑群。

  当无锋带着四名卫兵到达马可公爵府邸的大门外是,天已经黑透了,无锋将卫兵们留在门外,自己一人径直向府内走去。门外接待的人员早已看见了无锋一行,但无人认识无锋,也就没有在意。当无锋来到大门口时,接待人员这才问无锋有无请帖,无锋没有想到参加舞会还要带请贴,不由得楞在了那儿,反应过来这才告诉接待人,自己是安琪儿小姐邀请来的,没有请帖。接待人用怀疑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下无锋,叫人进去通报给正忙于招待客人的安琪儿小姐,让无锋在门外候着。

  无锋有些怒意,几名卫兵更是火冒三丈,无锋在他们眼中已近乎于神了,还从未有人敢对自己的上司如此无理,纷纷将手按在了腰部的军刀上,但无锋想到是爱人的家里,何必与下人一般见识呢,也就制止了四名手下将要爆发的愤怒。

  安琪儿很快跑了出来将几名接待人员斥责了一番,这才陪着无锋踏进大门。

  当无锋走进马可公爵府中宽敞的大厅时,几乎所有客人都将目光对准了衣着平常的无锋。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