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她打几下

最后,萧香香放声大骂,“你要是再想我,再找我,再上我,就是贱货!你这个披着皇家龙袍货的贱男人!拿菜刀剁死你!”

“泼妇!贱人!”龙滨怒极伸手要去扇她。

萧香香扬头,语无伦次快速大骂,“你打!你打!打啊!有种杀死我!阴险、狠毒、虚伪的家伙!像你这种狐假虎威的恶男人,见的多了!告诉你,街上任何一个男人都比你强!死去!除了强奸女人,下毒药,玩阴的,你还会什么?说!你会什么?就你这耸样,还是太子?还要治理国家!我呸!拿菜刀剁死你!”伸脚去踢他,无奈裙摆太小。

“你!”龙滨手掌停在半空,望着那张因发怒而更加生动的绝美脸蛋,心里不是滋味,前一刻,这女人让他达到快乐的巅峰,现在,就是跌至无情的深渊!

肌肤相亲,还不够吗?

他的凤眸中失落沮丧之极,胸腔中升起悲怆情绪,心说:为什么她再次伤害自己?难道对她还不够好吗?除了太子正妃的名头外,全部许诺都给她,还立刻要带她去见母后,可她,却像泼妇一样,大放厥词!

每句话都可以治她于死罪!

真的是舍不得打她!

让她打几下,骂几下好了!她打完了,骂完了,是不是可以跟自己回宫呢?

最终,爱意战胜了愤怒!

他伸开双臂紧紧抱住她!

她的小拳头真重啊!

“嗯!”龙滨任她发泄打了一通,而后,见她停手,猛的伸手扣住她的下巴,吻上她嘴巴,放开她之后,却听到她冷冰冰的声音,“永远不相见!”

萧香香推开身体僵硬的他,跑下楼梯时,才想起还没有拿到解药,站住回头连喊三声说,“给我解药!”最后,跑回去,“啪!”一巴掌狠狠打在他脸上,怒说:“珏霖的解药!要死人的!”

龙滨凤眸中射出杀气,双拳紧握,看的萧香香不禁打了个寒颤,大眼睛里再次涌出眼泪,哭求说:“龙滨,求你给我解药吧。”

龙滨一声不吭,背过身,半晌,哑声说:“用水涂在太阳穴和鼻下,便可清醒。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