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雷蒙不回答

“主人?”这回却轮到瑞丽塔惊讶了,凝视着雷蒙,虽然和雷蒙并不熟,但也大概见识过雷蒙的实力,却不知雷蒙有这样一个主人。

事实上,如果海伦不是入夜时分才来到公爵府的话,对于杜林也不会这样一无所知了。因为只有自己知道自家小姐的一些隐秘,又有事情必须去做,海伦才到晚间才来的公爵府保护海伦。

清楚的知道自家小姐正在做些什么事,所以瑞丽塔在发现杜林的**后也没有呼唤。

“你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位主人?”凝视着雷蒙,瑞丽塔惊讶的声音中带着讽刺,潜台词是你什么时候多了一位这样无耻的主人?

雷蒙还真不好回答,只是一脸地尴尬。

“你们在这个深夜去哪?”见雷蒙不回答,瑞丽塔倒没有再多问什么,转移了话题道。

去哪?原本是去撒尔多家找麻烦的,只是路过这里,不过这也不大好说出口,雷蒙也不是多嘴之人,再说和瑞丽塔也不过是相交泛泛,默然了半晌,雷蒙情绪低落地说道:“有事出去,路过这里!”

“哼!”瑞丽塔冷哼一声,道:“路过这里?不走大门却路过后院?”

一句话再次将雷蒙问倒,解释不出什么原因,杜林的行事风格根本没有理由可言。或者说杜林的理由是常人根本无法理解的。

站在杜林的立场,其实只不过是想模仿一次武侠小说中高来高去的大侠而已,但这理由自然不会对雷蒙说起。

两问两无语,瑞丽塔狠狠地骂了一句:“无耻之徒!”

这一骂将雷蒙也骂了进去,偏偏雷蒙只能红着脸无从反驳,因为无论他怎么解释,也掩盖不了和杜林一路的事实。

话不投机,两人也无法再多说些什么,担忧海轮的瑞丽塔也不想多生是非找雷蒙发泄被杜林轻易击败的愤懑,只是心头早已将雷蒙划归于杜林一路的一丘之貉。

却在此时,屋内响起了海伦高亢的一声呻吟,瑞丽塔与雷蒙不由面面相觑,二人狐疑着看向屋子,离窗口太远只能瞧见屋内魔法灯散发出的光,看不到屋内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