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蔡僻难以阻其锋芒

  蔡僻虽然适才暗中有见着吕布仅以一式便将蔡瑁击败,但其对自个儿的成名绝学十分自信,所以在两人出手之际立即无所保留的使出流云腿。

  本以为将在数招内把吕布败下,没料到对方甫一动手的震憾,已令蔡僻打消了这个念头。

  流云腿,故名思义取自浮云流水,蔡僻当年创其武学时便是因为长年接触江水与天上白云而悟得。其旨在如浮云流水般遇弱则穿、遇强则缓的道理。

  此下吕布那杀人刀劲直逼而来,虽蔡僻难以阻其锋芒,但却见他急如迅雷的身形忽是瞬间静止的停于半空之中,而且用以令人难以料想的角度回旋的复而向吕布欺来。

  这样的身手吕布还是第一次见着,而蔡僻更在这一急一缓、一停一转之间已至吕布面前,且一气呵成的重腿踹出的攻向吕布面门。

  吕布见腿临门正要反应已是不及,只听得“碰”一声后,两人更因此举而各自分开了约莫十数丈。

  一招得手的蔡僻落下之际,正感击中吕布而想自豪的开口调侃对方数句。但不过才抬头欲要开口,却瞥见前方迎面而来了一道银影竟以比之流云腿更迅之速的窜至自己的跟前。

  蔡僻还以为来的是对方射来的暗器,当下忙是使招铁板桥的闪过银影,却没想到翻身立起之时,那银影却像长眼般回旋的转头向自己射来。

  天刚破晓,大地的所有畜牲该是仍于安睡之中,只见汉营内的所有马匹竟已全数清醒的正让一旁负责装配的士兵打理着其背上的马鞍及场上所需的物品,马儿们发出嘶啸声的似是感应到了阵中的肃杀之气,不安的原地的胡乱踏着马蹄响起格格的声音。

  除了正在装配和喂养马匹的士兵,一旁还有正手脚敏捷穿着上重铠铁胄的另一群人,只见他们小心奕奕的检查着全身上下,似是担心有地方忽略或不周全样。部份的更把自个儿平常惯用的贴身长刀匕首等兵器拿出来的在沾了水的磨刀石上不停的来回研磨,脸上的神情更是异常的严肃。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