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她紧着催促

他消失前最后一个暗号仍然维持了他一贯的手法。这是个久经训练地老手,他会遭遇到什么呢?

八月九号:罗失踪已经有一个多月了,失去了他。才感觉到我们的损失,现在,我们越来越难以寻找食物。乔治在打猎中受的伤越来越严重,我们珍贵的药品马上就要见底。想起以前罗总是轻松的提着柄大砍刀出去,满载食物归来,那段日子真是天堂啊。

八月十五号:乔治的伤终于在我们用完最后一支消炎药之前好转起来。上帝保佑,但我们的子弹不多了,用完这些子弹,我们就又要挨饿了。嗯,也许用火箭筒打猎物也是个不错地选择。

……

八月二十号:我们决定在子弹用完之前立即前行。前往怀持所说的飞龙帝国。罗杰,如果有一天,你能够看到这些记述,请原谅我们的自私,怀特的笔记本我给你留下了,那里记述着他选定的路线图。我不知道前方等待我们的是什么。但我们必须走下去……’”

日记读完,树屋内是长久地沉默,赵箐眼珠转了转,脸上恢复了一点生气,问:“为什么?为什么我们遭遇到了时空乱流。他们却安然无恙。”

“天知道。”罗亦安翻了个白眼。

“我们也走,赶快走。”

罗亦安苦笑了一下:“热核电池他们带走了,我确定不了具体的时间,但我们离他们至少有一年的路程,也不着急这几天。”

赵箐反问:“你还有什么需要带上的吗?”

罗亦安想了想:“没有了,我所有重要的物品都在随身地包里。”

她眼珠乱转着,狂乱的寻找着什么:“我从凯萨那儿带回来的包呢?那里面装着几套衣物,带上那个包,我们现在就走。”

虽然她紧着催促,但他收拾好行装上路时,已经接近了下午。将树屋内所有用的物品全部带在身上,他背上了小山一样的旅行包,领着她踯躅上路。幽暗的森林里,两个人地脚步踩在落叶上,说不出的孤独,说不出的凄凉。

走啊走啊,太阳出来又落下,落下又出来,她只知道麻木的走着。似乎他们的旅程并不平静,不时地遭遇野兽的袭击,飞舞的血迹与残肢断臂,飘过她眼前,她知道有个男人在保护着她,这就够了。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