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王甚至觉得被依靠让他倍感强大

他仔细回忆自己认识的人,女子比较少,但也还是想了一会儿才记起,那女子竟然是桐城旧识,醉香留隔壁倚红楼头牌红霄。

李系舟心中一紧,夏昭开战之际,他们曾经同船渡江去夏国军营贺寿,那时红霄浓妆艳抹满头珠翠傲气凌人,现在是淋了雨素面朝天,倒比画妆时更清秀了几分,眉宇间的冷傲却变成了屈服与迷茫。夏国元帅遇刺,当时从桐城出来的所有头牌都滞留在江北由夏军看管,不知受了怎样的磨难。这些都不要紧,最关键的是红霄应该是认得他这个身体的,如果红霄当面说出他是桐城里一个卖身的小倌,他该怎么解释?英王会因他的欺骗疏远他甚至是抛弃他么?林潇会因为他低贱的出身看不起他离开他么?

恐惧袭上李系舟的心头,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是祈祷神明庇护不让红霄说出实情么?还是干脆心狠手辣一些找个机会杀人灭口呢?可是那些头牌里究竟有多少人认识他并且活下来,他一无所知,就算他有胆量杀红霄,又能起多大作用呢?

李系舟转念又一想,对于英王来说,他一直表现良好,就算红霄当面指出他的出身,只要他不承认,英王会相信谁呢?英王应该更相信他吧。李系舟的紧张情绪慢慢缓和下来,但是他仍然低头,装作娇弱无力的样子依偎在英王怀里。

英王平素已经被李侍读骚扰惯了,这又不是在宫中府里什么重要场所,他早就抛开了所谓的礼仪讲究。英王甚至觉得被依靠让他倍感强大,尤其是被李溪这样看似柔弱实则智慧与美貌并重武功高强的人依靠,使他的成就感空前爆发。

李系舟这些细微的动作,看在红霄的眼里自然又加了一层暧昧的味道。红霄神色数变,由惊讶到轻蔑,都被那两个男子看的一清二楚。

其中一个男子低声问道:“红霄姑娘,怎么,你认识那三个人?”

另一个男子则低声提醒道:“余二,对面那三个人似乎都是练家子,不知道哪条道上的。会不会也是为了那个东西而来?”

余二瞪了一眼道:“王三,别胡思乱想,主上只交代咱们把红霄姑娘带到地方,其他都不用咱们过问。”

王三则紧张道:“那三个男的万一来路不正,见了红霄姑娘起了歹念怎么办?我只是怕有什么闪失你我担当不起。”

红霄却轻蔑道:“那边至少有一个不算男子。”她指的当然是她认识的小倌游儿。

那二男一女说话的声音虽然尽量压低,但是逃不过林潇的耳朵,当听到那个叫红霄的女子如此说的时候,林潇秀眉一挑,眼中腾起杀意。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