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认冷静了

连他都不敢擅自离开,你凭什么带他走?”

嗯?海皇听到这话愣了一下,那伊现在在说什么?

陌憎,为什么提起陌憎?

就算陌憎是被至蛇王者那伊禁锢的,但是有必要这时候追问吗?对于不知所踪的人鱼,难道那伊没有兴趣?

那么,海皇得想想自己该怎么响应比较好……

“劝你一句,我的耐性不足,你少说些推托的话比较好。”至蛇王者那伊的嗓音像在喘息,而他的唇忽然移动到海皇的耳边。

海皇的鸡皮疙瘩往上冒,这股杀气好恐怖,让他的身体止不住般的发抖,好惊人的威吓感,跟大风有的比,这就是至蛇王者?

海皇拼命忍住害怕,努力为自己打气的深呼吸,自认冷静了,才敢开口……

“每个被当成无族的人,都会恐惧自己是招来祸害的一族,自古以来,无族几乎都在自我毁灭中死亡。

“陌憎的个性不错,他只是怕自己死得没有意义,或者是死在他自己手里,才会失控发狂,而我既然说出他的种族,我相信,他再也不会嗜杀,既然他不会随便杀人,那我带他走,没什么不可以。”

“是这样吗?你带走一只‘大风’,却没有坏念头?”

那个深沉嗓音几句话以来似乎都带着浓浓的倦意,和一点点暖意,但是,唯有这一句冷得像冰。

海皇不知不觉打了个冷颤,发现自己是有坏念头,更害怕的是,这个禁锢了陌憎的人明明知道他是大风,为什么不下手吃掉?

难道是要把陌憎养大,养到成为成兽再吃吗?

海皇不安的发着抖。

而至蛇王者那伊的声音也越来越冷,冷到快把他的全身上下冻僵,尤其是这句:“海皇,说谎是不好的行为,该受罚喔!”

“等等……”海皇刚想辩解,掐在颈上的手一紧,他痛苦的瞬间无法呼吸。

难道说,他这样就要死了吗?

快想想,快想想,绝对有什么话可以引起那伊的兴趣,一定有的,这个世界这么大,一定有什么是那伊特别喜欢或者重视、垂涎的……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