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是一个人

至于那些剩下的族人,则被完全解除武装后,用冷水一一救醒。"你们已经全部被俘,换句话说,你们,就是我的战利品。我可以把你们全部变成肉人。也能把你们当做我自己的族人。肉人的命运,相信你们自己也知道。不是被杀,就是被吃。相反,如果是加入我的族群,那么我在这里可以用族长之名保证,你们将远远不会再挨饿,不再受冻。你们将会有足够的失误,衣服。也能不再惧怕虫子的威胁。和我们在一起,你们可以随心所欲猎杀任何虫子。用它们的肉充饥,用它们的壳取暖。最重要的是,你们将会发现,自己是一个人,一个真正的,丝毫不被任何危险所吓倒的人。"这就是天翔对被俘血虫族人所讲的话。当然,这并不是讲话的全部。

“如果你们选择不加入,那么也很简单。尽管就我个人而言,很反感吃人肉,但是我却很乐意杀人,用死人的尸体为诱饵,去捕获更多的虫子。况且,这样做,还能给我的族群,节省一大堆美味的食物。”天翔的话具有相当的诱惑力与威胁力。再加上现场几锅熬煮多时的肉汤,没费多大劲儿,饥肠辘辘的俘虏中,有大半部分便已经表示愿意遵从新的族长领导。在指天发出绝不违背的誓言后,一干新族众,纷纷欢天喜地的端坐到汤锅前,带着那种说不出的舒服之感,大口吞咽起香浓的肉汤来。剩下的人,不是很多,却也有近五十来人。据黄简介绍,这些人,大都属于血虫族长的心腹。平时狩猎躲在最后,分配虫肉时,往往却能拿到最多的份额。

对于这些人,天翔很想一刀杀了了事。只不过,对方强壮的身体,很快改变了他的主意。一群能干的奴隶,未尝不是一种很好的利用选择.

只是.在彻底将只利用之前,必须彻底断绝他们脑子里叛乱地念头.捆绑在树上的血虫族长与其亲属也已经被冷水浇醒。明白自己处境的他们,所做的事情,不外乎就是求饶、怒吼、痛苦、默不作语。

“把求饶的都放了。”

这是天翔的命令,也是必要的降伏手段。既然能够求饶。说明对方还想活命。多一个免费的奴隶,总是好的。至于怒吼叫嚷骂人的,则在第一时间被统统砍下脑袋.既然你想死,那我完全可以达成你的愿望。甚至,天翔自己也亲手砍开了其中一人的脑壳。

剩下六人,都在沉默。其中,就有血虫族长在内。

“你们,愿意投降还是愿意死?”

没有人答话。

“我再问一遍,你们。愿意投降还是愿意死?”天翔再次提高了自己的声音。手中尚在滴血的砍刀,也被伶起更高。

没有人说话,五个人都在颤抖,紧张地望着中间被绑地血虫族长。“这两个是他的儿子,那两个是他的弟弟。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