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西北一方也似乎觉得派遣官员显得名不正言不顺

  几枚金币充分展示了它的作用,收到金币的守卫立即改换了态度,说了一番客套话吼,还礼貌的祝这一行人一路平安,便大方的示意他们开路,让索菲娅感触颇多。看来太平教人也并非想象中的那么高尚无私啊,至少从目前看来上层还不清楚,但下层这些守卫们已经开始“借鉴”了原来帝国统治时期的那些陋习。

  自己虽然不懂军务,但看得出来,陇东城的防务依然很严密,城头上警卫的士兵来来往往巡逻不停,而从天水过来的路上也是侦骑不断,城门上至少对那些形迹可疑的人盘查还是相当严格,即便是送上几枚金币恐怕也不能解决问题,倒是像自己一行这种没有多少疑点的旅客呈送上几枚金币能够加快办事效率。

  从陇东府城到前往西北的第一关卡――-鹧鸪关足足有两百里路程,其间要经过三座集镇,这三座集镇现在似乎处于一种奇怪的真空状态之下,由于担心已经占领了鹧鸪关的西北军袭击,太平教也索性放弃了对这一带的统治权,既没有派驻军队,也没有派遣官吏,而西北一方也似乎觉得派遣官员显得名不正言不顺,也就采取放任自流的态度,这一带三个集镇的行政管理权当然的就交到了这一带的一些士绅手中。

  虽然这一带属于两不管地区,但双方的侦察部队和谍报人员却相当活跃,而掌握这一带行政管理权的地方士绅也是装聋作哑,对两面的人都尽量不得罪,对双方人员提出的要求也尽量予以满足,毕竟违背任何一方的意愿都有可能给自己家族甚至整个集镇带来灭顶之灾,只有这样才能在这两大势力的夹缝中生存下去。

  当索菲娅一行乘车穿集过镇来到雄伟的鹧鸪关前时,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了,高耸的城墙和望楼在夕阳下显得更加宏伟壮观,而看到守卫在关上的士兵则更让索菲娅一行感到一阵说不出的亲切感,虽然在太平军的辖地内不过只逗留了短短的三五天,但这三五天里总让人提心吊胆,生怕出什么状况,那就什么人也无法挽回,好在终于平安的到达了西北防地,虽然是属于西北的军政节度使辖地,但毕竟属于帝国的属地,帝国的命令一般还是能在这里通行的。

  一踏入西北军队的管辖地,索菲娅边感到与一路行来的其他地方的不同。守卫鹧鸪关卡的虽然是西北军队,但检查过往商人旅客的却并非军队士兵,而是内政部门警察局的巡警们,当然也还有一些暗中观察过往行人的人员,估计应该是其他特权部门的人员,自己一行虽然看不出什么,但索菲娅估计自己这几人的模样已经印进了有心人的脑海中。

  巡警们度工作虽然十分负责一丝不苟,但队过往商旅却并无多少刁难之处,反而是相当热情,让过往商旅在积极配合的情况下也感受到了与帝国其他地区不一样的体会,看得索菲娅一行也颇有感触。

  下榻鹧鸪关,趁天还没完全黑,索菲娅干脆带着二人四处逛了一逛。

  鹧鸪关虽说是一座军事要塞,而且在几个月前还险些经历一场战火,但在西北军接管了这座要塞的管理权后,逃亡的百姓很快就重新返回了自己的家园,而且由于这座关卡此时所处的地理位置的特殊性,而且驻扎的士兵远远超过以前,许多来自博南和陇东的小商人们也纷纷蜂拥而来,很快,这里的繁盛程度就超过了以往任何一个时候,连负责鹧鸪关防务的西北军团第五师团师团长龙自行也一事也感到有些难以应对,不得已,从博南府借调了一些日常行政事务的管理人员,又在当地百姓中招募了一些基层人员,这才勉强将日常事务应付过去。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