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你的失败

而此刻言末给予他们的感觉,正如当年的那位佛门宣扬者。

正因为如此,原本打算一上来就一拥而上,用围攻的方法,杀死外来者的想法,不知不觉之中被暂时观望所取代。

除了太余和洛,唯一对言末的能力有所认知的,竟然不是无妄,而是那个长着七彩尾巴,头上顶着金花光盔的神灵。

这个家伙的名字叫作九焯,他所走的路子和言末正好一致,修的都是天魔之道。

只不过九焯并没有像言末那样径直追寻天魔本源,而是相对肤浅的天魔秘法的运

这其间的高下自然很容易判断,也正因为如此,九焯一看到言末,立刻便有一种惶惶不安的感觉。

九焯自己最为清楚,自己那几手杀招的厉害,所以虽然他一直被认为是诸神之中较为弱小者,却对于那些所谓高手不以为然,但是现在,他却有一种想要立刻逃跑的念头。

这种诡异的、来自心底的认知,立刻让他打定了主意,绝对不再和眼前这位闯入者为敌。

不过此刻没有谁,会去注意九焯的内心想法。

虽然没有人带头一拥而上,但是充满了敌意的眼睛却绝对不在少数,因此有人发出刺耳的声音,也就完全可以理解。

“你到这里来,到底为的是什么目的?”那个紫色的、带着两团火光,曾经和怪怪打得难分难解的神灵问道。

“我来,是为了寻找同盟者。”

言末不紧不慢地说道:“我和我的人,已经厌倦了和你们之间如同捉迷藏一般的游戏,所以这一次,我们打算干脆将所有的事情做一个了结。”

“我们不打算再藏了,不过也不打算侵占你们的领地,我们拥有着和你们不同的另外一种文明,我们远不像你们那样依赖土地。”

“之所以需要寻找同盟者,是因为,我打算让我们的人和同盟者的信徒住在一起,之所以这样,并非是害怕你们之中的任何一个,而是为了让我们的人也能够融入这个世界的规则。”

“我希望神之间的战争就在神之间解决,我不想看到几个月之前,我们的垦荒团所遭遇的一切,我不希望神的力量被用于滥杀平民。”

说到这里,言末的目光狠狠地朝着远处地火鸟交兰瞪了一眼。

“我倒是很想知道,你们有什么资格提出这样的要求?迄今为止,你们没有一次在战斗中取得真正的胜利。”那头火鸟终于禁不起挑拨,跳了出来说道。

“是啊,是啊,据我所知,在上一次的战斗中,阁下好像还身受重创,不得不提前退出了战斗。而你的失败,也导致了你另外两个手下的退却。”那团紫光得意洋洋地问道。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