级别首次超过了广州

深圳要升格为直辖市?-搜狐新闻  A:“深圳要成为直辖市了?!”   B:“别一惊一乍的,何以见得?”   A:“深圳市委书记由中央委员担任,级别首次超过了广州。”   B:“直辖市不好说,但其中一定有深意……”   这是今天下午岛上两位小钻风的对话。想必诸位都已经得知了这样一则重要的人事变动消息:经中央批准,马兴瑞同志任深圳市委书记;免去王荣同志的广东省委常委、深圳市委书记职务。   有很多网友惊奇地发现,现年56岁的马兴瑞是中共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委员,而广东省省会广州市的市委书记任学峰却只是中共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这样算下来,深圳市委书记的地位首次高于省会城市市委书记,深圳也成为全国15个副省级城市中唯一由中央委员担任书记的城市。由于中共中央中央委员的行政级别基本为正部级,因此,政治嗅觉一向敏感的小伙伴们猜测深圳地位上升为正省级的直辖市也就不难理解了。   深圳有多大可能成为直辖市呢?看一下中国现有的直辖市都是怎么“上位”的无疑是寻找答案的最佳窗口。   No.1北京   北京是中国“八大古都”之一,辽、金、元、明、清及北洋政府都曾以这座城市为首都,因而北京是一座地地道道的历史文化名城,其处于中国“一线城市”的地位已经好几百年了。而且这几百年,还是距今比较近的几百年。   新中国成立后,首都又定于北京,所以北京自然而然成为了直辖市。因为这样有利于减少中央各部门和北京市之间沟通的层级,调动首都的各种资源来服务于中央政府的日常运转需要。事实上,纵观世界各国,首都所在地城市均较其他城市有着特殊的政治地位。例如美国首都华盛顿,又称哥伦比亚特区,由美国国会直接管辖的特别行政区划,因此不属于美国的任何一州(所以纸牌屋第三季中的安德伍德才能在这座城市里大做就业文章)。   如今的北京,既是中国的首都,又是全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在海内外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因此,北京“上位”的关键词是――首都。   No.2上海   与北京一样,上海是中国另一座地位从未被动摇的直辖市。上海作为中国民族工业的发祥地,地处长江入海口,东向东海,隔海与日本九州岛相望,南濒杭州湾,西与中国最富庶的江、浙两省相接,共同构成以上海为龙头的中国最大经济区“长三角经济圈”。   优越的地理位置和较早的对外开放让上海的经济异常发达。尽管上海的开放是在西方列强船坚炮利之下的被迫开放,但从道德之外的另一个角度说,这也为当时世界上的各种理念和先进技术在上海云集、碰撞提供了可能。   上海作为亚洲的经济、金融、航运、贸易中心,拥有“东方巴黎”的美称。正是上海无可替代的经济地位,让将其置于任何一个省内都变得不可能。在旧中国,上海也一直是处于“特别市”、“直辖市”的地位上,而且是各种政治势力的角斗场。   因此,上海“上位”的关键词是――经济。   No.3天津   如今,很多人戏称北京是“帝都”,上海是“魔都”,而天津是“小魔都”。岛友们从这种称呼中便不难看出,天津的本质其实和上海差不多,都是沿海、经济发达、晚清民国时期地位急剧上升的“一线城市”。   也许有人会问,天津既不是首都,前些年经济还没有苏州、深圳发达,凭什么能成为直辖市呢?其实,这是“唯GDP论”的又一场逆袭,很多人往往认为谁的家乡GDP高,谁就有资格在行政级别上上升,直至成为直辖市。   诚然,中国需要更多的城市,但不可能每一个城市都直辖,能直辖的城市总要有些独特的地方。天津最独特的是什么呢?答案是离北京近。可是离北京近的城市不是很多吗?而天津是“离首都最近的特大型城市,首都的海上门户”。   熟知近代史的岛友们可能不会忘记,西方列强从广东一路打,清朝都稳坐泰山,唯独进渤海攻下天津,才能顺利地进北京,让清廷俯首贴耳地签下各种丧权辱国的条约。后来列强们锁性就在天津开租界屯兵了。   因此,天津“上位”的关键词是――军事。   No.4重庆   作为抗战时期的陪都,重庆在中国有着特殊的历史地位。但与天津一样,其城市定位也几经起伏。事实上,早在天津被降格为河北省辖市的半年之前(即1954年7月),重庆便已经由建国初的直辖市并入四川省,设为副省级城市,随后成为中国第一个计划单列市。而重庆再次成为直辖市,则已经是1997年6月18日了。   为什么重庆成为改革开放以后的第四个直辖市呢?毕竟重庆经济不如北京上海天津,也远离首都啊!如果你真这样想,其实是还没有理解一个国家的政府直辖一座城市的真正考虑。   正因为重庆远离东部沿海,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所以才能成为抗战时期的战略纵深和后方大本营,其军事重要性不亚于天津。而三线建设时期重庆又积累下了比较雄厚的工业基础。同时呢,我国东中西地区发展还很不均衡,在西部设一个直辖市也有利于“西部大开发”等国家战略的实施。   因此,重庆“上位”的关键词是――战略。   好了,分析完四大直辖市,我们看到这样几个关键词:首都、经济、军事、战略。由此可见,决定直辖市设立的因素很复杂,是一个综合考量的结果。   而就深圳而言,它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所建立的第一个经济特区,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深圳在中国改革开放的进程中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特别是其毗邻港澳,提高深圳的城市地位,加强对深圳的管理也显得日益必要。   不过,虽然深圳的官员长期保持一种高配备,有时甚至出现书记、市长双省委常委的特例,但此次人事调整,省委副书记调任深圳市委书记并非孤例,岛叔觉得过度解读意义不大。   如果我们比较20年前成为直辖市的重庆,深圳虽然地处南方,经济地位特殊,但在2010年中国的城镇体系规划中,深圳仍被官方定义为“区域性中心城市”,而广州则为“国家中心城市”,排序依然低于广州。对于深圳能否直辖的呼吁,多是一些政协委员和民间的呼声,官方从来没有正式申请或有此规划,更遑论中央层面的决策了。   当时设立重庆为直辖市,还考虑到四川人口众多、管理面积超大,以及三峡工程的因素,深圳直辖,显然缺少除经济之外的其他有力因素。而且,中央刚批准设立广东自贸区,突然独立出个深圳直辖市,明显是行政上的重复建设,并不有利于自贸区的开局。深圳如果直辖的话,现有面积太小,必然会将东莞、惠州等地区的部分区域划入管理。按重庆直辖的模式,深圳肯定要在直辖前,尝试代管东莞、惠州的部分地区,以便于磨合。但从现在看,这还是子虚乌有的事。   所以说,深圳直辖不太可能,至少近期来说是这样的。对于此次深圳书记的换帅,真没必要做过多的解读,唯一能确定的是,深圳在中央进一步推进全面深化改革的示范意义依然突出,他的政治地位和历史使命,也将继续有别于其他。   文 子渡金影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