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他是什么玩意



房振隆的语气也放松了:“我也知道他不会有什么毛病,但谨慎点总错不了,这半夜来,我们鬼影也不见一条,好不容易遇上个活人,查问一番,也好向老大交差!”

崔煌像是伸了个懒腰:“这一天一夜,五哥,真是够折磨人的,我累得骨头缝里鄱在泛酸,恨不能找个地方马上倒头困一大觉,好好歇息歇息。”

房振隆道:“谁又不是这个想法?”

燕铁衣在暗中伸手捏了捏朱瘸子的脚跟,用一极嗫嚅的口气道:“各位好汉爷,你们是要不要过来搜查呀?我……我想早点回去睡觉。”

“呸”了一声,崔煌在骂:“老子们都不急,你急你娘的头?早点回去睡觉?你想得倒挺美,老子们业已两天两夜没台上眼啦,你他娘也就陪着多耗上一会吧!”

燕铁衣期期艾艾的道:“可是……好汉爷……我明天一大早还得送柴火到镇上去啊!”

崔煌怒道;“送柴火?你最好还是多担心你这条老命吧,你活不活得过今晚都是问题,尚顾到给人送柴火?一个惹得老子们心烦,这就一刀砍了你!”

朱瘸子吓得两腿一软,燕铁衣已大叫起来:“好汉爷饶命,好汉爷饶命碍……”崔煌厉吼道:“住口,你在嚎你娘的那门子丧?真想作死么?你他奶奶的!胺空衤∑牟荒头车牡溃骸昂昧撕昧耍狭阋脖疬汉壤玻颐且坏拦タ纯矗绻饫闲∽用挥邢右桑喾潘呗罚獾盟蘅尢涮涞囊桓雠缓梅吹咕哒鞫 � 哼了哼,崔煌道:“管他是什么玩意,先上去给他几下子生活吃再说!”

燕铁衣惊叫道:“各位好汉爷,我到底犯了什么法,背了什么罪呀?我又有什么嫌疑呀?我自问不曾,也不敢开罪各位好汉爷,不知各位好汉爷为什么事要留难我?求求各位放我走,我任什么也不知道,我只是一个可怜的老樵夫埃”黑暗中,几条人影往这边围抄过来,他们虽是采取围困的架势,但一个个却并不急迫,他们步履轻松,形态悠闲,就好像要结伴去吃花酒一样,那等的潇自在,根本不当一回事。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