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是给侦察队报了仇

邓秋枫忙说:“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你现在开直升飞机,休息不好可不行啊。”

大马说:“没事的,地狱周(地狱周:特种部队训练项目,一周不允许睡觉的连续训练科目,中途只有很短的休息时间)我都闯过来的,这点算啥?”

邓秋枫拗不过她,只得答应。

到了墙头,大熊听说可以去喝酒,自然十分高兴。第五纵队又选出个代表来,和大熊一起去了。临走前,大熊暧昧地说:“今天晚上很平静,即使睡到天亮也没关系。”邓秋枫和大马两人装做没听出话里的意思,支吾过去了事。

虽然两人值了一夜的班,但是并没有再发生什么了。这就是这两个人的优点,都能努力把工作和生活分开。半夜的时候,张雅坤带了几个应急分队的士兵,借查哨的名义来溜达了一回,见大马也在这里值班,随便问了几句,其他的却也没说什么就走了。

张雅坤走了之后,大马笑着对邓秋枫说:“还好……看……来捉了吧。”

邓秋枫笑着问她:“那你怕吗?”

大马随口就说:“不怕。”

除此之外一夜真的平安无事。

早饭后,常昊前来换班,看上去虽然神采奕奕,脚下却象踩了棉花似的。邓秋枫和大马偷偷着分了手,回自己的住处睡觉去了。

大马回去后遇到张雅坤,虽然嘴上说的不怕,心里却还有点觉得理亏,正想躲着走开。张雅坤却对她说:“你昨天值了一夜的班,今天上午休息一下,我找人替你飞。”还没等大马反应过来,她已经径自走开了,看不出有什么异常。

一整天,卡拉尼亚政府军都没有大的军事行动,只有些冷枪冷炮的伺候着。晚上的时候,有人羡慕常昊的功劳,私自组织小分队出去侦察,结果被卡拉尼亚政府军伏击,全军覆没。何经理硬是压制着众人不准出去救援,等到枪声完全平息之后,才组织了几个排的兵力趁卡军还沉浸了胜利的喜悦中,分成几个方向进行了报复性的夜袭,算是给侦察队报了仇,整个行动只损失了5、6个人。到底在正规军当过军官,知道如何取舍,虽说冷血了些,却不能说人家做的决定不对。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