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不得武技正统

古中仁的技艺变化万千,蕴于其如波涛般循循不息又澎湃有力的内劲中,他的功力已可融会贯通,随心由意。这形成了他动作上的无懈可击,高手之为高手便是如此之能,于是,逼得燕铁衣不能不以险招求胜。

连串的掌影出自古中仁的双臂分合中,掌影明明分散,却在着力的须臾融为一体,强击燕铁衣!

‘太阿剑’猝然抖成一团层叠的光圈反卷,锐风如削里,燕铁衣的身驱硬生生向侧扭转。

但是,古中仁狂笑着腾空而起,攻势不变。

燕铁衣在扭身的同时,左手上抬,暴扑十步,而古中仁的掌劲尚未吐实,人已怪叫着猝退七尺!

燕铁衣汗透重衣,他就地回旋,‘太阿剑’倒翻,‘铮’声轻响,已将方才顺着‘太阿剑’锋面扬手推接上去的‘照日短剑’抖回手中——他以一股内力的妙用及剑势的力道惯性作用,使短剑黏接上去的‘照日短剑’剎那间等于使长剑多出了一截,在古中仁未及预料的失算情形下,削掉了这位‘九龙屠灵’的一绺胡子!

抚看胡子被削落的部位,古中仁暴跳如雷,疯狂大吼:“小王八蛋,小兔崽子,不要脸的下流胚,用这等登不了大雅之堂的无聇诡计暗算于人,称不得武技正统,说不上光明磊落……”微喘着,燕铁衣笑道:“比武较技,不仅是分判艺业本身的高下,更在于智谋、经验、反应的综合,古中仁,这些加在一起,才决胜于高低!”

古中仁气冲牛斗,嗔目切齿:“不要狂,小子,更不要骄,这才只是开始,离结果尚远,我有的是玩艺让你消受,咱们的乐子在后头!”

燕铁衣有些倦怠的道:“你还不服输?”

古中仁暴吼道:“我服你娘的头!”

柳残阳《枭霸》

第五十一章九龙昂神仙不老

燕铁衣以食指轻试短剑锋刃,摇头道:“你既不服,那么,你总要有所依恃才对。”

古中仁咆哮道:“我当然有!”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