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矮胖子似乎一点儿没有觉察面具男已经发火了

。,.。面具的样子和孙得胜当初地差不多,应该不是自制的。

江天民和金旭山显然也没有想到有人在附近潜藏,而这时那个人出手是直接攻击的他们两个人,于是两个人想也没想,似乎根本不顾自己的安危,直接分出一只手,去和攻击而来的人抵抗。别看他们的武功似乎都是属于防御类型。但是对付这个偷袭人的攻击却是恰到好处,只听到“啪–”地一声,那个带面具的人就已经被他们震退了。

而他们出手的时间也是配合的天衣无缝,好像是事先已经商量好了一样,同时分出一只手去抵抗。如果他们不是同时离开一只手,现在至少有一个人已经倒在地上了,这也让人佩服不已,两个人当敌人时间长了,居然有了这样的默契。

在心里吃惊两个人配合默契地同时。攻击的人也是瞪大了眼睛,幸好还能看到他的眼睛,不然以为他没什么反应呢!这个人的功力看起来比我也高了半筹。而且看他的定力和身手,也应该好过我,看起来这也不是个一般小贼。快地啊,我差点儿跟不上你的步伐了。”就在我和那个蒙面人吃惊的时候,矮胖子又和瘦高个说话了,只不过他们地话立刻让人忍不住头上冒汗,这两个人怎么看都是熟人。不会是设计了一个圈套,故意引那个面具男出来吧。

别人想到这里的时候,那个戴面具的男人也立刻想到了,盯着矮胖子的脸不放,似乎如果能用眼睛杀死对方。他也不会客气,而矮胖子也早就死过N次了。此时场面虽然是三足鼎立。但是只要明白道理的人,都可以看出来,实际江天民和金旭山已经放弃了彼此,差不多已经算是结成统一战线了。的确没看出来,你们的演技还真高,连老夫都被你们骗了,不知道现在你们打算怎么样,一起联手对付老夫我?”面具男想了一下,又平静下来,只不过说出的话让人差点儿爆笑出来,都什么年代了,还倚老卖老地,什么称呼都敢用,也不知道他到底什么年龄,是打马虎眼还是找便宜。套等你来自投罗网,我们两个人也确实已经拼斗好久了,就是始终分不清楚谁高谁低,今天正好有你这么个见证人,我们自然要卖力一点儿了,而且我们两个人想分高下,也要你来帮忙,你出来我们怎么能分得出啊!”矮胖子似乎一点儿没有觉察面具男已经发火了,依然笑嘻嘻地说着。

面具男以一对二的当然吃亏,所以也不敢轻举妄动,听到矮胖子这么说话,微微笑了一声说道:“呵呵,你们两个人还打算让我来做裁判啊!这个绝对没问题,你们可以继续了,一会儿我给你们分高下。”他欣然接受了“裁判”这一职务。

我听了他们的话,不免有点儿发愣,今天的情况市布是有点儿格外诡异啊,刚刚还是一触即发的火热局势,怎么转眼就变成了裁判和比赛了,这让人不免疑心自己耳朵听错了,可是看看他们三个人都是一脸认真地样子,怎么感觉也不像玩笑,只能感慨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竟然遇到三个变态的家伙。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