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顿时一亮

→第五节 – 千里追踪(二)←

南方的山林和北方的山林不同。南方的山陡峭者多,往往陡直如柱,仰不可攀,而且林密草长,藤蔓交织,密不透风,蛇虫出没,低洼处晨昏之时常常瘴气如烟。这样的野林,极难通过。

萧重进入密林不久就体会到了艰难。过去穿越树林,常常能在树间飞荡,而处身这片密林,却无法施展。这树林间别说飞荡,就是行走也很难通过。他现在没有砍出一条道路的体力,枯竭的精神力也难以支撑飞荡,尽管离劫匪越来越远,他只能先睡睡觉恢复一下体力。于是他选了棵有横杈的大树,在横枝较多的地方用软晶削出一个平面,又砍下一个大芭蕉叶子拉到树上铺在上面,躺下试了试,还算平稳牢固,便在这颤微微的树枝上沉沉睡去。

沉睡中,他被手脸的剧痒弄醒,睁眼一看,林中已经黑了,脸上脖子上手上,凡是裸露的地方无不剧痒。一动,惊起黑压压一片蚊虫,嗡嗡声震耳。

萧重大骇,立刻在全身布满软晶,但眼皮子已肿得难以睁开,被叮咬处痒得恨不得把皮肤割掉。

真是一疏忽就会出问题!因为精神力耗尽,他睡前没有布下软晶,结果吃了亏。想起培训中学的山林生活知识,他直想扇自己的耳光。

刚挥掌驱散蚊虫,忽然发现脚边有凉气逼近,顿觉毛骨悚然,立刻挥动软晶侧削,只听“扑楞”一声响,朦胧中一个盘子大的蛇上颚掉到芭蕉叶上,紧挨着脚边的一个侧枝,连同一条腿粗扭成一团的巨蛇一起摔到树下。

萧重惊出一身冷汗,虽然有软晶护身不怕蛇虫,但这么大的蛇还是令他胆寒。四处一看,好像林间到处都是冷森森的眼睛,竖起耳朵,不知名的兽吼在林中回荡。他打了个寒噤,立刻跳起来,射出软晶向树顶升去。

来到树顶,眼前顿时一亮。只见天已将黑,西方天边还留着一抹晚霞,一弯新月斜挂在东方天际,昏黄的天光将无边无际高低起伏的林海染成了乌云般的颜色。与下面阴暗潮湿不同,树顶的世界明亮清爽,在这里能感受到风的抚慰。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