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不知李小东和秦梅夫妻此时此刻又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梁志副部长高兴道:“就是与你原先在松花江劳改队一起共过事的谭凯,难道你忘记了吗?”

“没有!没有!”

“那没有就好!”

“果真是他!”牛剑放下话筒高兴地笑了。自从他离开松花江劳改队后,他与曾是他救命恩人的谭凯也是多年不见了!

牛剑又回到办公桌边,他的目光停留在李小东这位与他生死与共的领导、兄长、战友的相片上。听说李小东在这次反右斗争中因说了一些“右倾”的话而被撤消了劳教处处长的职务,幸亏他的儿时的好朋友伍忠副局长等领导和蜀省劳改局局机关的群众出面为之说情,才得以从轻发落,重新回到了螺髻山劳教所任副政委。他想此时秦梅刚生了小孩,李小东在这种时候又受到了降职的处分,真不知李小东和秦梅夫妻此时此刻又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革命生涯,情谊深啊!”牛俭情不自禁地拿起电话,他想通过电话把自己和爱人张静茹的问候和安慰转达给李小东和秦梅他们……

18

监舍里罪犯晚间休息的灯光早已熄灭了,深夜一片漆黑。

这时003室有两个罪犯以上厕所为名一起进到了卫生间,他们是犯人周宗迅和卢平。

进到卫生间,卢平见卫生间里面没人,又警惕地回过头看了一眼后面,确信此时再没有犯人进卫生间时,他对周宗迅低声道:“开始吧!”

黑夜里周宗迅迅速把左臂摆放在厕所的隔墙上,卢平迅即地从地上拾起一块早已准备好了的砖块猛烈地向周宗迅左臂砸去……

“哎哟——”周宗迅虽使出全力咬紧牙,但每当卢平砸下时他还是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一下、两下、三下……”周宗迅在心里默默地数着,可骨头仍没有被打碎砸断,于是忙对卢平说:“砖砸得狠痛,我实在有些承受不住,你还是改为木棒,快速地猛砸几下!”

卢平是有深厚武艺功夫的人,他之所以连用转块砸几次都没把周宗迅的骨头打碎砸断,是因为他边砸边在想,自己该用多大的力气才能把砸出的伤痕和伤势与监狱干部捆绑可能造成周宗迅致残的伤痕和伤势一样。

“知道了!”卢平放下砖头,在厕所顶棚里把早已准备好的一节一尺长的木棍取出来。他选择好了一个角度,准确无误地朝周宗迅的左臂砸去!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