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卢元帅在朝中德高望重



  这支来路不明的军队,竟是与华绢当日携手重创黄巾军的卢植部将,而领头的更是卢植麾下的前锋将军樊一夫。

  黑鹰处事圆滑,忙是接着道:“樊将军客气了,这些小事何足挂齿。四海之内皆是兄弟,只是仙族的力量有限,要委屈众将士就地解决饮食问题,黑鹰才感到招待不周的地方。”

  双方一来一往的客套话语之后,华绢这才将内容转往正题的道:“朝中发生了何事?樊将军为何会带着部队流浪在外……且卢元帅呢?为何卢元帅没与樊将军一道?”

  听到华绢一问,樊一夫顿时恨恨的说道:“还不是董卓那匹夫干的好事,若不是他一意将朝中权势掌握在手,现下怎会是如此的情势。”

  华绢一头雾水,黑鹰见状解释道:“洛阳前些阵子已在董卓的完全掌握中,且更胁迫献帝封其为‘太师’,自此开始剑履及殿、完全没有将献帝放在眼里……”

  樊一夫异口同声道:“没错!而事情发生的导火线在于十数日前,董卓要求皇上加封其弟董旻、其侄董威璜官阶起。议事殿上卢元帅为此痛斥董卓夜郎自大,没有将皇上放在眼底,且反讥哪有臣子要求受封的道理。由于卢元帅在朝中德高望重,董卓当下倒也奈何不了元帅,只得悻悻然的离开。而本以为这事就此不了了之,却没料到董卓竟私下调动重兵且谎称卢元帅意欲造反的出兵伐之……”

  与御冰剑同侧于黑鹰身旁、闻言叹了口气的涅槃道:“董卓厉害高招的地方,便是从不显露自己的喜怒哀乐而令对方防不胜防,然后以诡道将对方个个击破。加上听说目下更收纳有第一高手之称的吕布等人,这次的交手可想而之……卢元帅该是败的无力回天!”

  樊一夫点点头道:“没错,本来卢元帅底下仍有数万兵力可做最后一拚,谁料遇上以吕布为首的凉州军硬撼之下,根本没有能力与之交锋……”

  仰头作回忆貌,樊一夫心有余悸道:“……那男子手持十天神兵‘银天双戟’宛若战神降世,无人是其一回之手,我军顿时哀爹哭娘的横尸遍野。而他麾下部将亦是锐不可挡、所向披靡,而卢元帅也因此更在这次战役中与我失散。唉……我从未见过如此可怕的劲旅!”

  想着将自己视为女儿的卢植生死未卜,华绢亦是感慨的问道:“那……樊将军将来何去何从?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