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明明她可以做到

”上官凛听董清秋一口气说完才发问。

第二卷

第二十五章 – 并非仁君

“皇上总算是明白微臣的苦心了。”董清秋如释重负,颇有几分俏皮道。

上官凛微微笑了,“我看京兆尹大人这个位置,非你莫属!相信,这也会是文昌侯的意思。”董清秋默契的回以一笑,上官凛的意思是自己作为文昌侯的新心腹,接班京兆尹的位置才会让手握重权的文昌侯没有怨言。

董清秋低头看了下面一眼,那个小虎子被打手拳打脚踢,都有些奄奄一息了。她不禁对上官凛说道,“皇上再不下去,这个礼物的代价,就有些大了。”

上官凛淡淡看了她一眼,“草菅人命和致人伤残相比,还是前者作为筹码赢面要大些吧。”

董清秋心里一寒,顿时明白了上官凛的意思,他就是在等陈公子打死人,才好让他父子两偿命。这才叫做一国之主,无毒不丈夫。

“可是,皇上!”董清秋只觉得心被一下子扯了起来,不知为何就想到了孤竹国送亲的那一长列队伍,因为自己的脱逃而让那些无辜的人全部枉死。今天她做这些,原本就是为了替她们那些枉死的人报仇,替宛思秋的父母报仇,可却因此又连累了新的人,要更无辜的人赔上性命么?董清秋心中抑郁,急于替那小虎子保住性命,“皇上!草菅人命,岂是仁君所为?”

上官凛的寒光在董清秋的脸上一扫而过,似是不相信董清秋会对自己说这样一番话似的,他冷冷一笑,“董卿当日在面馆中,不是对旁人的生死无动于衷么?怎么这个时候又学起了妇人之仁?”

董清秋心底一咯噔,被问的哑口无言,她不是对别人的生死无动于衷,她会同情,会难过伤心,可是二十几年的社会经验早告诉她做凡事都要量力而为,她根本就救不了别人的时候,又何必白白赔上自己的性命?可是,现在明明她可以做到,甚至说,这两个人的生死原本就是掌握在她,掌握在眼前这位楚皇的手中,她又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

更何况,这两个人还是她找来的。仇要报,父母是要救,可是这两人的性命便可以这样耽搁么?

董清秋心有些急了,只有继续劝道,“皇上,天下百姓都是皇上的子民,虽然皇上以大业为重,可一统天下的理由,不就是为了让皇上的子民有好日子过么?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