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滨很满意看到索伦失态

这不是说国王礼贤下士,也不是说国王勤俭节约,而是因为当初铝比金银稀少,是最贵重的金属。这种状况一直到电解铝技术发明之后,才得以改观。

王海滨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个世界珍贵的不得了的秘银,竟然是地球上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铸铝,难怪会放声大笑呢。

“铸铝?”索伦显然不知道这个名词,闻言抱着茅台瓶子说道:“难道你也有这么一块?”

“一块?”王海滨笑得快要直不起要来了:“我让你看看,我这一大块有多少。”

“咣当”一声,一个行军锅被释放出来,王海滨用脚踢了踢:“这是我们做饭用的铝锅,足够制造一个大型风之翼了吧?”

“咣当。”又是一声脆响,索伦手中的茅台酒瓶掉在地上。

“我的三十年陈酿茅台酒啊,好几千块钱一瓶呢!”王海滨心疼不已,连忙抢救地上的酒水。

而索伦则捧着大铝锅,浑身哆嗦着,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个大铝锅是是供连级作战单位使用的野战炊具,锅壁厚度超过五毫米,足有三四公斤。如果按照索伦的价值标准计算,光这个大锅就价值三万枚金币。索伦惊讶的说不出话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足足过了一分钟,索伦才长舒一口气:“这……真的是你们做饭使用的饭锅?”

王海滨把抢救出来的一两酒倒在一个小杯子中,轻松惬意的说道:“这算什么,我还没有让你看我们的电饭锅呢。”

“把酒给我!”索伦抢过王海滨的杯子一饮而尽,然后喘息着说道:“这么说你有很多这种金属了?”

“不多。”王海滨很满意看到索伦失态:“随便哗啦哗啦,弄个一两吨不成问题。”

“哈哈哈……”索伦爆发出一阵大笑:“神仆大人,我们成功了,我们已经可以把两种武器的优点结合在一起了。把你的枪给我,我马上就给你展示一下魔法阵的威力。”

王海滨努努嘴:“桌子上就有一把。”

“不要这种,我要那种折叠式的突击步枪,嘿嘿,要弄就弄一个好的出来。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