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我……我……我不服气

当然,这里面除了正与林思音相视一笑的叶天涯。

  秦挺似乎没有感觉到周围都静了下来,还自顾自地大声叫道:“他是……野种,他根本……就不是……你的亲生儿子,是他短命的老妈偷人来的……他不配……”

  “啪——”一声清脆的耳光响彻整个庆典现场,脸色铁青的秦富诚早在听到秦挺的声音时就已经匆忙地赶往门边了,秦挺又说第二遍时他已经赶到,狠狠一耳光抽得秦挺在原地打了几个转,由于酒醉的原因,本身就站不稳,再被抽了这么一下,秦挺转了两个圈后轰一声倒在了地上,这一耳光倒是将他抽醒了不少,可还是没有完全清醒过来,迷迷糊糊的他破口大骂道:“你他妈的打我,你是谁?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秦氏的大少爷,未来的秦氏接班……”

  “啪——”又是一声清脆的响声过后,秦富诚气得有些颤抖的声音响起:“你这个畜生,没出息的东西,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他给我拖出去!”秦富诚后面的话是冲着周围的保安吼的。两个保安急忙上前来将秦挺从地上扶了起来。

  连续挨了两耳光的秦挺总算是清醒了,也看清了打他的人是秦富诚,当下有些怯懦地道:“爸……我……我……我不服气!”

  “拖下去!”秦富诚毫不理会,冷声向保安下命令道。

  秦挺见父亲不理会他,一时来气猛地将两个保安甩开,气壮了不少冲秦富诚道:“我不服气,你对我不公平……”

  秦富诚心里那个气啊,看秦挺还真和他扛上了,冷冷地道:“要我怎么对你公平?你有这个能力站到阿泰的位置吗?”

  秦挺极度不服地道:“你不信任我,当然怀疑我的能力,当年我还不是轻松地把天马快递公司收购了吗?凭什么你就不相信我的能力?”

  秦挺的话声刚落,一阵孤独的掌声响起,掌声之所以孤独是因为只有一个人在鼓掌,这个人是林思音,她鼓掌是因为秦挺所说的天马快递公司正是当年她父亲经营的那家,秦挺不光收购了她父亲的公司,还将她父亲逼进了牢里,如果不是叶天涯,她甚至都还要被这个混蛋给沾污,此时被秦挺提起,她哪有不气的道理,她一个人的掌声此时响起显得特别的讽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了过来,林思音却无视那些人惊讶的目光,嘲笑地看向秦挺道:“秦大少能力果然非凡啊,当年我父亲中了你的奸计让你小小得逞了一把,就把你乐成这样,这么多年了还记得你那点小小成就,别的不敢说,但你的记性倒是让林某人佩服啊。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