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灵阴阳怪气的调侃道

小菲,快去拿水果招待阿伟的朋友啊!”

  众人连忙道谢推辞。

  赵母揉揉微微发红的双眼,强笑道:“既然都是阿伟的朋友,就别这么客套了,怎么说也是头一次来我们家不是,更何况你们还是来帮忙的。你们坐坐,马上就好,尝尝我的手艺。”说着转身走进了厨房。

  赵菲连忙起身跟着去忙呼了。

  一直没有出声的战羯,看着赵伟紧皱的眉头,轻轻的咳嗽一声,神情古怪的道:“二哥,我有事情和你说。”

  赵伟愣了愣,战羯一向豪迈,这样忸怩的姿态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正要说话,火灵已然有点不耐烦的先一步道:“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忸忸怩怩的跟个婆娘似的。”

  战羯脸色一红,显的极为尴尬。

  赵伟温和的道:“是不是不太方便说?”

  战羯犹豫了一下,看到火灵恶狠狠的样子,连忙道:“不是不是……”

  “那你还不说?”火灵怒道。众人里,他敢肆无忌惮的呼喝的人,大概只有战羯和田长老了。

  “是这样的,当年我曾在尤帝的座下效力,相信大家都知道,对于尤帝那方的人手,有很多我都是比较熟的,更有几个生死患难之交。所以,我想去找找他们,看能不能打探出点消息来。”战羯说到在尤帝座下效力时,脸上不禁又是一阵尴尬。

  “好小子,有这么个好办法,居然现在才说。”火灵阴阳怪气的调侃道。

  赵伟、雾魄几人闻言眼中一亮,纷纷思考起这样做的可能性有多少,屋子里一时间安静下来。

  良久,赵伟叹息一声,缓缓地摇头道:“不行,老三,你的好意哥哥我心领了,但是我不能为了自己的家人就把你推向险渊。别忘了,我们也是兄弟,虽然没有血缘,但你我之间的感情也胜似亲兄弟了。”

  冰火神砂和魔魇老祖几人赞赏的点点头。

  战羯默然不语,但从他微红的眼睛里可以看出,他的心情很激动。

  扫视了一圈众人,赵伟的胸口莫名的涌起一股冲天豪气,将郁闷的情绪冲散,“我赵伟能够有今天的成就,与在座的诸位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所以我不希望因为我的原因,而导致任何一人涉险。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