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不是自己的本钱

都是加里.费夏害我!

认识这个酒馆的常客,加上我们又要等待潘佛.奥力德从里加赶来,这几天,我成了酒馆的常客。和老板酒吧女上下人等混的透熟。

泡吧的日子里我认识几个损友,在众人怂恿之下我开始大赌特赌。唉,迟早我死在这个赌上!在威尼斯被法鲁南.品特骗光还不改,现在又在汉堡失了手!

遇见高手了!就是那个汉堡海军学校的博士沃尔沃,这个老赌棍,算起牌那个精,嗨,输的我都想叫他老师!老头子不哼不哈,拿起牌不动声色,纸牌骰子到他手里听话的很,好像他家养的。

我忆起输惨了的那一幕:

21点。

我两张他两张。我的牌一A一9,20点,不小了哈,还要不要牌呢?

也不知这坐庄的老头什么点数?一张死人脸,嘛也看不出来!

我咬咬牙,不要了!不信死老头就是21点!

开!

他妈妈的,他还就是21点!

不服。我再来!

起了个14点。我还可以再要一张牌。

要!

是一张8。妈的14+8=22,砰一下爆了!

死脖子(博士)沃尔沃笑的象一只神经的老狐狸!

不服!我再来!

这回3+8+11,我又要一张,哈,10!这回21点了吧!

死脖子奸笑着翻开牌。赫然也是21点!

他是庄啊,都是21点闲死庄赢!我又死惨了!

5555,不会吧?我就那么背?欲哭无泪。

我赌博师从法鲁南.品特,徒弟输的掉裤子,当师傅的坐不住了,他亲自上阵,拿我筹码跟死脖子赌。

毕竟不是自己的本钱,法鲁南还是比较小心地,这回赌他拿手的骰子。每个人五个骰子,以点数排列取胜。

第一局,法鲁南撒了个22689,才一对,法鲁南保留两个2,689再撒一次,这回是22557,咳,才是个两对,希望对方手臭吧。

死脖子运气没那么背,一把就撒了个55558,我靠,四个5就是四条,吃死法鲁南的两对!日,还55558我我我我发呢,死脖子你有必要那么嚣张吗?

第二局,法鲁南11122,三条加一对;死脖子11111,呜,大满贯完胜!

……

就这样,我输掉了28000金币,舰队发展资金的全部!不对,有一半是法鲁南.品特,加里.费夏,还有卡扎莱.费德里这几个坏小子帮我赌,帮我输的!!!

现在大家饿肚子,他们也有责任!军功章 – 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可恨他们都不认帐,向他们借点钱翻本也不肯!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