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往年冷得实在

在此,我借小妹的酒,回敬小妹一杯。小妹青春永驻、笑口常开!来,干杯!”

文进和丽霞又碰了一下酒杯,一饮而尽←和她,你敬我,我敬你,不一会功夫,一瓶香槟酒喝光了;接着,饭也吃饱了←和她现在都处于兴奋状态,每人又喝了一碗热茶∵喝着茶水,边相互对视着←和她的目光里燃烧着灼热的爱火。现在,她的脸颊绯红,红的就像晚霞中一片美丽的彩霞;又像一朵正在盛开的玫瑰花;更像一个熟透了的红苹果。此刻,他用深情的眼睛望着她,内心中涌起层层涟漪←说:

“妹,你此刻真漂亮;妩媚动人;让我浮想联翩。”

丽霞听了文进的夸奖,心里感到很高兴、很甜蜜↓对文进何尝不是这样认为呢?她看着他幸福的笑脸实事求是地说:

“哥,你此刻也很帅;也很有男人风采;也很有动人之处。我这心里就好像涌起了大海的波涛,无法平静。你的性格,你的为人,你的魅力让我无法抗拒。”

文进听到丽霞对他的评价更是高兴的不得了←拉着她的手柔声的说:

“妹,我们走吧,再到堤坝上散步去。”

于是,文进和丽霞从饭店里出来,走上了10里堤坝←们顺着堤坝一直向着老站的方向走去……

11月27日,初冬的山城,被大雪覆盖的像一个白衣天使。白的那么纯洁可爱;白的那么楚楚动人;白的那么富有诗意。天上飘洒着大片大片的雪花;太阳一会露出笑脸,一会又躲进云层。

山城通化的马路上,大车小辆车水马龙;人行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络绎不绝。

今年的天气好像比往年冷的早;比往年冷得厉害;比往年冷得实在。

上午9点30分,文进和丽霞准时的在新站老地方见面。这个日子,是他23日那天去看她定下来的。这个日子将会给他和她留下终生难忘的、美好的回忆。在10月29日那天,他和她冒着雨在市内相会的时候,她提议,要在11月份再次住旅店;再次体验“久别夫妻胜新婚”的幸福;再次度过一个销魂的、难以忘怀的不眠之夜;再次品尝男欢女爱的甘甜……

文进和丽霞今天来到市内约会,已打定了在外面过夜的主意。因此,两人一见面,就感到内心产生了一种激情;两人一见面,就感到内心产生了一种欲火燃烧的冲动;两人一见面,就感到内心产生了一种特别亲密的感觉……

丽霞挽着文进的胳膊,走上了10里江堤。现在的江堤上,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白雪,就像一张平整的大白纸铺在地上;江堤上的树木顽强的立在雪地上,树枝在寒风的吹拂下东摇西摆,发出刺耳的尖叫声;往日的花池和草坪被白雪覆盖的了无痕迹;江堤的中间,被汽车碾压成一条亮如明镜的道路,光滑无比。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