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时怎么说的

他和庞德坐在同一辆马车里,同行的还有一辆马车。那辆马车外表看去和普通的马车没有区别。其实也就很普通的高级马车。只是里面的人很不普通,在他的身边,也就是马车的身边,除了一批焦躁不安的黄骠马之外,就没有任何人了。

庞德的车子走在前面和他保持五米的距离,来福驾车。那那辆马车根本就没有人驾驶,话说也没有人敢驾驶,里面做的人已经呼之欲出,不错他就是阿咪达。在他的身后是一百个黑衣满身,黑衣蒙面的士兵,他们手里拿着的是鬼头刀,双眼射出的是幽魂火,在黑夜里有些幽幽的光芒。走在最前面的来福根据庞德吩咐的地方方向,驾驭着马车。

一个醉汉喝酒误了时间,醉醺醺的直闯队伍中来。他们每次出征都是三更半夜,这个时候人是很少的。不宜被人发现。这个醉汉是个意外,其实这样的意外他们也每次都会遇到。只是他们从来都没有暴露过。这个醉汉在进入黑鬼队之后,这些黑鬼眼里的蓝光忽然射出尺许长来。只听阿咪达车里低沉的啸了一声。那些黑鬼立刻嗷嗷叫着张开了血盆大口,露出了森森钢牙。醉汉还在嘻嘻哈哈的笑着,就感觉身上忽然万蚁啃噬一般的痛苦,喉咙里还没有大吼出来,就听见自己的喉咙里,呼哧呼哧的大喘气,原来喉管已经被人咬断。他立刻就陷入了沉默Q远处一处高宅上,有三个人影,成品字型站好。“你们两人别离开我身周两米范围。马车中那人武功高的离谱。就是我也需要全神贯注应付。你们出了这个范围就会被他感知。只是他的功夫十分的诡秘,看来是邪道高手。”“那个人……”流云忽然低声惊呼。但是转眼间那醉汉已经尸骨无存,只有那个酒壶还在地上滴溜溜打转。

“爹,我怎么听到外面有奇怪的叫声?我去看看……”庞彪还未曾动手,就被庞德拉住,双眼寒光四射道:“来时怎么说的,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许踏出马车半步!”看到老爹如此疾言厉色,庞彪缩缩脖子,做回了车厢。庞德当然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样的事情他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但是他不想自己的儿子接触这些。有自己一人承受就可以了。

马车很快就到了帮主口中所说的地方,路上也就没有在遇到像醉鬼那样的倒霉鬼,大队人马悄无声息的包围了这处在京城里只能算作小门小户的宅院。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