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然也是淬了奇毒

含着漠然而又淡淡的眼神,沙成山心中却在想——这姑娘长的可真秀丽,虽然如今一副狼狈模样,却依旧掩不住一种灵逸娟秀与姣俏的韵味!

不自觉的,沙成山抛去手中缰绳,缓步走近老者,道:“为了赶路只得三人合骑一匹马。我先抱老丈上马,你的女儿便只得搂紧我的腰坐在后面了!”

老人忙点点头,道:“你怎么说,咱们就怎么好。老弟台,辛苦你了!”

沙成山双手托起小老头,他双肩稍晃,人已腾空而起,干净利落之极的稳稳坐在马鞍上,低头对姑娘,道:“来吧,拉着我的臂,我把你扶上我身后面!”

姑娘痛苦地点点头,她双目中流露出令人难以理解的眼神。

沙成山还以为姑娘在生自己的气,只见姑娘的双手——纤纤的玉手已紧紧的抓牢沙成山的左臂!

于是,变化便在这时候发生了。

就在俏丽的姑娘腾身借力往马后跨跃而人尚在半空的时候,薄雾中一把蓝汪汪的半尺短刀便自沙成山的后上方碎然劲急的刺来!

几乎不分先后,那个原本痛苦不堪的干瘦老者,也骤然闪缩,他双肘猛的往后顶撞,两把短刀已自腰间拔在手上,刀身泛青,显然也是淬了奇毒!

变化是如此突兀,且在如此接近的距离中,情势上的险恶无可言喻,甚至,沙成山连思考的能力与时间也无有,反应的本能便全凭直觉,当然也是一种经验所累积!

沙成山在左眼余光中发觉身后上方的刀芒展现,令他毫不思索地把左臂又往马下摔去,因为少女的一刀显然要置自己于死地!

在此同时,沙成山暴睁双目,千钧一发中他喝叱如旱地焦雷,右手猛的拍出,随着他的掌势,缠在右腕上的“银链弯月”,毒蛇出洞般的寒芒炫闪,老人首先怪叫着抛洒一溜鲜血,摔身斜飞出三丈外,双刀一横一竖,双目迷惘惊愣不已!

少女左手抓得紧,未被摔落在地上,但她尖刀刺空,一扭腰肢便落在马后面!

真的可惜,至少在少女的心中是如此想法。如果自己随便在敌人身上刺戳一刀,丰硕的战果仍是属于自己的!

“银链弯月”反力道劲射,那少女尖叫一声,后颈连着肩背,便立刻赤漓漓的冒出鲜血,这一下真正是显露出一脸的痛苦之状!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