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认出了这正是江浩当初在董事会抽得那玩艺

金毛卡沃早不是刚到马吉利的那个土包子,早认出了这正是江浩当初在董事会抽得那玩艺,这可是有市无价的好东西啊,因为江浩并没有找到烟叶的种子,所以一直没有能把烟草公司开起来,香烟这种东西,还没有流传到市面上去。

自从见识了江浩上次在董事会吞云吐雾的悠闲样子,甚至有董事宣称愿意拿出一万股来换一根香烟,还是没能得愿。看到江浩拿出的这个盒子似乎比上次的还长还大,金毛卡沃眼角的皱纹都快要笑开了。

“这么贵重的礼物,这怎么好意思呢。”索普的嘴上这么说,双手却从江浩的手中把盒子抢似的接了过去。而且也顾不得当面打开礼物的不礼貌问题,直接就把盒子拆开了,不过打开盒子的一刹那,索普又愣住了。

盒子中并不是像江浩抽得那种白色香烟,而是用锡纸包着十枚一头粗大,一头略细,被一种奇怪的古铜色颜色的纸包着的东西,不过发出来的香味比上次隔空闻到的香味要浓烈的多地多。

“不是香烟?”索普有些失望的道。

江浩在心中鄙夷了一句“老土包子”,却笑咪咪的解释道:“董事长大人,你有所不知,这是雪茄,是比香烟还要好的东西。和香烟一样是要用火点燃后抽得。就是我们的亲王陛下,也只有五盒而已,就算是锡兰比蒙皇帝,也就是亲王殿下的岳父,亲王陛下都没有舍得送上一盒啊!”

金毛卡沃顿时又变得受宠若惊起来:“啊,那实在太感谢了,我现在可以试一试吗?”

王海滨笑道:“这是您的家,当然可以。”

索普急不可待的叫道:“管家,快去,去给我弄个火来!”一边说一边把雪茄细的那头叼在了嘴上,一种奇怪的香味顿时沁入肺腑。

江浩摆手制止了刚要往外跑得管家,又掏出一个小盒子,“啪哒”一声,一个火苗从他手上升起。

“何必那么麻烦呢,这个打火机也一并送给您。”说着,江浩把火苗移到了雪茄的下面:“董事长大人,请您吸一口。”

索普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猛地一吸。

“咳……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声顿时响起。在屋子外面,一直高度紧张的索普的卫队听到这个声音,齐齐冲了进来,一个个都把武器抄在了手中。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