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娇般轻摇宝玉臂弯

「宝玉,晴雯是犯邪了,你与她认真干什么?」袭人本想离去的娇躯一转,迅速前来平息宝玉的怒火。

「是呀!以往比这大得多的事情你都不气,现在何必为一把纸扇闹的天翻地覆呢?」麝月悄然走至宝玉另一侧,撒娇般轻摇宝玉臂弯。

秋纹则走到晴雯身旁,一把揽住她的肩膀,「你也别再闹了,宝玉也是心中气苦,才会随便发火的!」晴雯玉脸一仰,颇为不知好歹的故意大声道:「他有气又怎样,就能随便往我身上撒呀?!今日我就是不服这口气,就是被赶出去我也不服!」袭人三女原本见宝玉面色稍缓,紧张的心房还未落地,不想晴雯决绝的话语就已在众人耳边回荡。

未待三女再次开口相劝,宝玉已是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好、好……说得好,我是明白你的意思了,」话语微顿,宝玉恨声道:「你这是变着法儿的想出去吧!我现在成全你,带上你的包裹,我这就送你出去,咱们也来个好聚好散!」「宝玉……」袭人不知为何情势会发展到如此程度,劝解之语还未完全出口就被宝玉挡了回去。

怒火熊熊的宝玉环视三女,厉声呵斥到:「今日谁也别劝我,谁开口谁就跟她一起走!」布满寒霜的俊脸绷得死紧,话语间丝毫没有妥协的余地。

三女嘴唇微张,却被宝玉凌厉的霸气震撼无语,此刻的她们终于意识到了眼前之人还是尊贵的宝二爷。

「走就走,有什么了不起的!」晴雯不知是在气头上一时口快,还是真的有离去之心,总之话音未落就转身回房收拾包袱去了。

宝玉仰天深深的呼吸,随即面色平静的对秋纹道:「你立刻去回老太太,就说是我是意思要将晴雯赶出贾家,谁要是留她就不要留我!」秋纹见已无转圜之地,不由将求助的目光投往了袭人,可是此刻的袭人也被宝玉少有的怒火吓得芳心颤抖、全无主意。

「还不快去,你也想走不成?!」宝玉隐含怒火的瞪了秋纹一眼,看他的样子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袭人迈步走到秋纹身旁,牵着她向外行去,轻声低语到:「宝玉看来是铁了心,你还是先依他吧,等他这气消了,到时我们再帮晴雯说一说,自可圆满。」「晴雯,你不走好不好,我舍不得你!」秋纹离去不久,晴雯就已拎着简单的包袱走了进来,未待宝玉开口,麝月已然抢先迎了上去,大为不舍的抓住晴雯手腕不放。

「你这是怎么啦?干吗老是顶撞宝玉?」袭人送走秋纹后也快步赶了回来,意图做出最后的努力,「你还是现在给宝玉道个歉,我们四人从小就在一起,你走了的话就像少了手脚一般,让我们怎么办?」晴雯双眸「噌」的一下红润起来,强忍离别伤悲的泣语道:「走不走也不是我说了算!」宝玉一直转头它望,此刻更是假装没有听见少女示弱之言,大步向门外行去,冷漠的话语让袭人俩女彻底死了劝说之心,「走吧!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