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他叫来你一问便知

我下意识的将身子一矮,滑下马来。

  “福晋……”巴尔小声喊我。

  我朝他摆摆手,悄没声息的混入诸多兵卒之中。

  八角明楼上的金台石已是狼狈不堪,他身后尚有一男一女,女子在掩面低啜,男的虽还是个未成人的孩子,却是一副凛然慷慨之气,小脸上没有半分惊慌惧意。

  金台石恋恋不舍的瞥了眼妻儿,激情明显受挫,努尔哈赤简单一句话便击中了他的软肋。

  “叫皇太极来!”蓦地,金台石拍了下栏杆,厉吼一声,“努尔哈赤,我不信你的话!皇太极是我外甥,我只听他一句。降与不降,待我见了他再说!”

  努尔哈赤眉心攒紧,沉默片刻,倏地沉声喝道:“老八!”

  “儿臣在!”随着一声清朗的回答,皇太极白胄白袍,英姿飒飒的从人群里走了出来。

  我不禁心潮澎湃。

  “你去!”努尔哈赤抬手一指。

  皇太极行完礼,转身走向八角明楼,我瞧他脸色阴沉,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笑意,竟是与我平日所见的那个柔情调笑的四贝勒有着天渊之别。

  我捂住心口,强压下心头的怦怦乱撞。

  为什么……明明是同一个人,感觉会差那么多?

  此刻的皇太极,浑身透出冰冷死寂,那种沉默寡言的气势让我感觉就像是被人卡住了喉咙。

  未言一语,他寒若冰山的眼神已足可教人心颤。

  “站住!”金台石面色大变,怒道,“休要诓我!我从未见过皇太极,怎知此人是真是假?”

  皇太极原地停住脚步,面无表情的抬头睨了金台石一眼,我在人群里瞧得分明,那一眼看似无心,却充满了无尽的恨意。

  皇太极未置可否,努尔哈赤边上却跳出一个人来,指着金台石叫道:“你见常人之中有四贝勒这等绝然气质的么?你没见过,你儿子德尔格勒却是见过的,把他叫来你一问便知!”

  我踮脚一看,那说话之人却是费英东。

  “不用那逆子来!那个不争气的东西……”金台石怒容满面,神情暴躁至极,指着楼下的皇太极斥道,“我管你真假,瞧你方才神色,分明就是心怀不轨!你们不过是想诱我下楼,百般羞辱后再杀了我!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