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中的青虹被弹到了一边

就这样砍了老半天,孙文起直把那山壁砍进去一个高、宽各两米,深十来米的山洞来,大小不一的石块堆满了洞前的地面。

“当”一声脆响,手中的青虹被弹到了一边,孙文起只见刚才砍到的地方露出巴掌大一块紫黑色来,表面光滑无比,显然青虹剑那重重的一下都没有伤了它分毫。孙文起疲惫的脸上马上泛起了一片喜色:乖乖,锋利无比的青虹居然伤不了这东西一丝一毫,那这东西究竟是什么样的宝贝啊?如果用它炼出一把飞剑,砍起青虹这一级别的法宝还不像砍瓜切菜一样容易?

“捡到宝了!捡到宝了!哇哈哈……果然不枉费我大半天的工夫啊,果然是好东西啊……哈哈哈哈……如果把这东西让师傅他老人家帮忙炼成飞剑,那以后还不是想砍谁就砍谁啊!哈哈哈哈……”

又花费了一番工夫,那紫黑色的东西终于露出了庐山真面目,却是一块成圆柱状的高近半米,直径三十厘米左右的不知名矿石。以孙文起继承的寻宝鼠胡汉三那丰富的阅历也丝毫认不出这是什么矿物,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绝对是一件稀世奇珍,因为孙文起挖出这东西后,用青虹剑使尽全力狠狠的劈了一剑,这紫黑色的矿石分毫伤痕都没有,反而把青虹剑蹦出了一个米粒大小的缺口,心痛的孙文起扶着剑身连连后悔。这可是师傅送给自己的第一件礼物啊,才到手上几天,就让自己给弄残了,那老道知道的话,还不骂死自己啊。

……

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下来,岛上的空气清新了许多,一股夹杂着泥土气息的青草芬芳味弥漫在空气中,使人闻了不禁感到一阵舒爽。

孙文起吃力的抱着那紫黑色的矿石,一步一步的朝着苍梧老道炼丹的山洞走去。如今孙文起的身体经过天地元气的淬炼,一身力气几乎不下万斤,可是抱起这快矿石却差不多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可见这紫黑色矿石的密度不是一般的大。

直走了一天多时间,孙文起才回到那间小茅屋旁,此时他已经累得全身虚脱了,把怀中的矿石朝前面一扔,他就顺势躺倒在了地上,连手指头都懒得动一下了,心里唏嘘不已:

看来得赶快让师傅给自己炼一个储物法宝啊,要不然以后再找到什么超大分量的天材地宝,自己就只能睁着眼睛看了,那时候不得哭死!

心力交瘁之下,孙文起就这样睡了过去。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