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退走就代表心虚

  甲丑的目光很锐利,留意到对方阵营杀气腾腾,忍不住提醒道:“水蓦,你要小心,他们的目标是你。”

  水蓦耸耸肩轻笑道:“我知道,他们已经被我们的骗局吓住了,如果没有强烈的意愿一定会选择改日再战,但他们却还要应战,可见他们的首领担心今天之后找不到我,因此选择孤注一掷,估计打算在图腾战中杀掉我,这样只能说是失手杀人,大家也无话可说。”

  甲府弟子们听了都愣住了,惊讶地看着这位年轻的部长。

  “既然知道你还跟来?”甲丑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水蓦笑了笑,换上一副轻松的神情,应道:“我不能退,他们虽然离开了车群,但身上一定还带着手枪之类的武器,不敢动手完全是被我们嘴里的狙击手吓住了,我退走就代表心虚,他们会对毫不犹豫地掏出武器射击,你们都会有危险,只有我站在这里,他们才会相信我说的一切,才会投鼠忌器。”

  甲丑和周围的甲府弟子大为感动,水蓦用自己的性命替他们挡住了危险。

  “真是条好汉,我认你这个兄弟!”甲丑重重拍了拍他的肩头。

  甲未嘻笑道:“幸好敌人够笨,不然我们就只有等死了。”

  水蓦朝他笑了笑,正色又道:“敌人不是笨,看看他们的安排就知道了,先布下一个陷井,封死海上的退路,岸上布置了左右两路伏兵,如果东面来的那拨人全力出击,奕赫未必会败,可以支撑到西面这一拨人到来,到时候他们拿着重型武器朝马头开火,我们真的只有坐以待毙,他之所以没有成功,那是因为他们漏算了人心,否则败的应该是我们。”

  甲丑连连点头赞同,道:“我带着人一直在高地上观望,如果奕赫再坚持一段时间,他们完全可以用重型武器把整个码头上的人都杀光,他们拥有高明的计划,可惜执行计划的人并不坚诀,也不够高明,这是整个计划中的一大败笔,也是我们的机会。”

  “二少,现在说败笔还为时尚早,虽然我的存在可以暂时压制他们动枪的心思,但他们毕竟带着枪,一但战况不利他们也会狗急跳墙,为了保命不惜动枪,因此危机仍然存在。”

  甲丑早就想到这一点,只是不想引起甲府弟子的恐惶而已,见他主动提出立即追问:“有甚么办法吗?”

  “拖时间,等三少!”

  “等三弟?他们应该不会带武器来。”

  水蓦笑了笑,压低声音解释道:“过来之前我留了口讯给松涛他们,让他们会同三少抢先夺取敌的越野车群,那里应该还有重型火器,先把最大的威胁解决。”

  甲丑皱起眉问道:“让三弟去抢武器,难道你要对他们动枪?”

  水蓦知道他以图腾师自居,不喜欢用现代武器屠杀,笑了笑道:“当然不是,而且恰恰相反,这番举动的目的是使面前这些敌人完全放弃动枪的念头。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