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收到《汪国真经典代表作》的续签合同

诗人汪国真因肝癌不治去世 在诗坛仍存争议 汪国真的诗歌备受追捧的同时,也伴随着争议。南都资料图片   汪国真 1956年6月22日生于北京,1982年毕业于暨南大学中文系。1985年起致力于诗歌创作,1990年起任《辽宁青年》、《中国青年》、《女友》等杂志专栏撰稿人。1990年,汪国真第一部诗集《年轻的潮》由北京学苑出版社出版,同年被《新闻出版报》列为十大畅销书之一。上世纪90年代的青年大学生成为汪国真第一批热烈粉丝,在北京高校出现汪国真诗歌演讲热。2005年起,汪国真在中国艺术研究院担任文学艺术创作中心主任。   南都讯 昨日凌晨2时10分,著名诗人汪国真因肝癌不治去世,享年59岁。汪国真曾经是一个时代的文化符号。这位曾经在上世纪90年代风靡一时、诗集销量逾百万的诗人,带走了一代人的青春与迷思。   “汪国真热”掀起   汪国真生于北京,上世纪80年代开始发表诗歌作品,随后掀起一股“汪国真热”。当代不乏畅销小说家,但汪国真可能是中国唯一真正意义上的“畅销诗人”。他的诗歌以北京为根据地,逐渐辐射到全国各个省会、地级市、县镇甚至乡村。   上世纪90年代,在相对闭塞孤寂的二三线城市,汪国真也许是年轻人最“时髦”的文学给养。也许没哪个当代诗人曾被这样传唱:不是在井边柳下,而是在图书里、报章上,在明信片、日记本、同学录的插页里。某种程度上,汪国真的“脍炙人口”在中国新诗史上是罕见的。   春节前,汪国真被查出肝癌晚期。此时,他正准备将近期创作集结成一本新书。与病魔抗争两个月之后,诗人撒手人寰。住院期间,有两位忠实读者一直陪护着。   “中国诗歌万里行”总策划、诗人好友祁人说,汪国真影响力很大,走到哪里都有很多粉丝。那个年代,大家接触的世界相对小些,汪国真的诗歌能让人一下子激动起来。那个年代的人思想不复杂,生活不复杂,清纯诗歌得到广大读者喜欢。汪国真之后,没有哪个诗人的作品出版数能超过他,“什么是好诗,就看有多少人喜欢你。三个人喜欢这首诗,就有三个人为之振奋。但一百个人,一千万人,或者更多百姓喜欢你的诗,就有更多的人为之振奋。这是最好的诗歌标准。”   在诗坛仍存争议   其实,汪国真内心蛮矛盾的。一方面拥有热情的读者,拥有巨额销量,另一方面受到专业诗歌圈的冷落,“走到任何地方,读者、群众对他的欢迎,超越很多当今著名诗人,他会很兴奋。”   “诗歌圈的机构、刊物一般不约他的稿,在圈内他参加的活动也非常少。”祁人说,汪国真曾自我怀疑,问他:“难道我这样写诗是错的吗?”汪国真相对内向,但会在一些很大场合有爆发力,有些评论家会觉得他有点狂。但他不是狂,而是在某种场合下真性情的爆发。   与汪国真一样供职于中国艺术研究院的青年批评家李云雷说,虽在民间读者众多,但诗歌界对汪国真不太承认,“但他在社会大众层面有很大影响,是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比较重要的一个文化现象。在当时比较喧嚣浮躁的社会环境,为大众提供宁静舒适的空间,起到独特的作用。”   诗人张执浩表示,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汪国真热”印证那个时代大众的审美需求,“汪氏‘鸡汤’过人之处在于,他用一种貌似真诚的话语慰藉人心,有一种简单平实的‘正能量’。但从现代诗真实处境来看,他的诗远没有达到同期诗歌的高度。如何看待一个诗人的社会影响力,理性地将之与文学影响力区别,这可能是我们始终会面对的问题。”   一生创作的总结   汪国真的诗不仅市场表现好,还有多篇作品入选中学语文教材。2014年,他的诗集英文版、韩文版、日文版也在海外出版发行。   进入新千年之后,汪国真不怎么写诗。祁人说,他为数不多的创作都是在“中国诗歌万里行”采风过程写下的,“印象很深的是关于荣县大佛的诗作。他的诗在现在诗坛来说确实是非常浅显。从创作而言,他可能确实很难突破、提高,他把主要精力转向书法或音乐创作。有很多唐诗,他会自己作曲。”   虽然如此,近年汪国真的诗集却不断再版。2010年,作家出版社出版《汪国真经典代表作》(上下册),收入早期、近期诗歌数百首,是对汪国真一生创作的总结。作家出版社副主编、《作家文摘报》主编张亚丽说:“之前我做席慕蓉的一些诗,反响很大。我们去北大做活动,场面极其拥挤,很多学生找不到座位,现场需要保安来维持。没想到在这个时代,人们还是需要诗的。两本书出版之后,汪国真很满意,觉得是对他一生创作的归纳。”   张亚丽透露,汪国真近来又在写作,过年时候还通过电话,汪国真说新的诗稿快准备好了,“一个月前,我收到《汪国真经典代表作》的续签合同,他是让妹妹寄的。我回信说收到了,他没回,后来才知道两个月以前他已经住院,手机也关了。”目前,作家社正在筹备追思会等活动纪念这位诗人、朋友。   追忆   暨大明湖畔的那位诗人走了   “上月还与他通话,一切与往常无异。”汪国真去世消息传来,汪国真的母校暨南大学不少师生倍感意外。昨日,同班同学倪列怀的电话响个不停,不少是同学打来询问消息的。曾经成为许多人青春回忆的诗人汪国真,自己的青春学子岁月是在暨南大学度过的。那时,他是同学们口中的“小汪”。   因“字太差”选择写诗   1978年,汪国真考入暨南大学中文系。当时,大学校园风行创作,汪国真大一时开始写诗。   为什么选择写诗,而不是小说散文?汪国真曾在访谈中诙谐解释:“我当时字写得非常差,觉得写小说、散文要求字数较长,编辑要看这么差的字,我觉得是很痛苦的事,可能看不下去,发表几率非常小。如果我是写诗,字再差,诗因为很短,编辑在厌烦之前已经把这诗看完了,如果他觉得写得不错,没准就发表了。”   “那时文学盛行,不光是中文系,其他系的学生都喜欢搞点文学创作。”倪列怀回忆,当时班上约60名学生,“汪国真成绩不冒尖,中等偏上,没挂科,不显山不露水,也不是特活跃。”   诗作意外见报激发热情   汪国真给大家最多的印象就是爱写诗,爱投稿。“他恐怕是班上退稿率最高的。”回忆起汪国真年轻时的创作热情,倪列怀记忆犹新,“可以说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每个月接到最多的就是退稿信,可就是这样,他没有放弃过。”   1979年4月12日,中国青年报发表汪国真第一组诗《学校的一天》,共有五首诗,从早上晨练到早读,然后是球场、自习,晚自习等,第一首这样写的:晨练 天将晓,同学醒来早 打拳做操,练长跑,锻炼身体好。诗虽稚嫩,但汪国真后来评价这首诗是他“创作的基点”。   其实,这首见报“处女作”还是倪列怀给“送”进中国青年报,“那时,我们出黑板报,我把这首诗抄到黑板报上。正好中国青年报记者来采访,看到这组诗觉得不错,就登报纸上。”倪列怀记得因为这组诗,汪国真收到稿费2元。   早期诗歌多数写校园   爱写诗爱投稿的汪国真,大学时期付予刊表的文字并不多。同班同学李轴宇说,“班上有一批优秀的校友,入学的第一天开始,大家或多或少、或明或暗有作家梦。很多人后来忙着应付考试去了,很少练笔,汪国真始终把更多精力放在诗歌上。”   “学生生活很简单,暨大校区旁处处是农田,出去一趟不容易。我们学生最多就是参加学校组织活动的时候才外出,平时就是去北京路,逛逛书店。”倪列怀说,汪国真很喜欢到学校明湖畔去找灵感,他曾为暨大真如路作诗《校园的小路》。   李轴宇说,汪国真在诗歌这件事上,方向从没迷惘过。“他刚去中国艺术研究院只有基本工资,没有什么福利。不少同学忙着跳槽、下海,但他就可以安下心来写作。正是这么多年痴迷、创作,才有了他后来的成就。”   上纪世90年代初,汪国真一夜爆红,成了家喻户晓的人物,但他对母校感情非常深厚。暨南大学100周年校庆,汪国真专门写了一首名为《感谢》的诗:让我怎样感谢你,当我走向你的时候,原想收获一缕春风,你却给了我整个春天。   他的诗   山高路远   呼喊是爆发的沉默   沉默是无声的召唤   不论激越   还是宁静   我祈求   只要不是平淡   如果远方呼喊我   我就走向远方   如果大山召唤我   我就走向大山   双脚磨破   干脆再让夕阳涂抹小路   双手划烂   索性就让荆棘变成杜鹃   没有比脚更长的路   没有比人更高的山   热爱生命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   既然选择了远方   便只顾风雨兼程   我不去想能否赢得爱情   既然钟情于玫瑰   就勇敢地吐露真诚   我不去想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   既然目标是地平线   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我不去想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   只要热爱生命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摘自《汪国真经典代表作》(作家出版社2010年出版)   缅怀   生命总要呈现灰色   永远新鲜的是岁月的河   别悲哀,同夕阳一道消逝的   是我的身影   如果你理解大地的沉默   也就理解了我   拥有时光的时候   还不知道怎样珍惜   懂得珍惜的时候   光阴已不太多   年轻的时候,也曾渴望安逸   年老的时候,总是怀念漂泊   生活并不都是快乐   回忆却是一首永恒的歌   采写:南都记者 黄茜 张中江 尹来 通讯员 卢健民 苏运生 实习生 区明坚 (原标题:著名诗人汪国真逝世 带走一代人的青春与迷思) 编辑:SN117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