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人家这样为你,你要怎么谢我?”

  九婴顿时语塞,慈家富甲全境,自己屡次受缘儿相助,还真想不出要怎么谢。

  慈缘儿见逗得他下不了台,笑道:“九哥,瞧你还当真了!你救过我和我父亲的命,就凭这个,我怎么帮你都是应该的。”

  九婴叫道:“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能施人以大恩却不记在心上,慈缘儿歪头看着九婴,心中爱恋又深了几分,但她明白九婴心中只有梅真儿。想起自己孤身一人,不禁有些悲凉之感,心道:“也许,我一生都不能奢望与九哥能在一起。也许,这无垠之海才是我一生真正的归宿。”

  一群银羽白鸥掠过头顶,向东直插向海上天际。

  慈缘儿心中感慨,对九婴说道:“父亲告诉我,天下之大,无论是梵原还是清凉境,都不及这大海。这群银鸥每季此时飞向东方,过得三十天,再从天际飞来。若不是海中有岛,它们又怎能在空中连飞这么久?就算有,那也应是海涯了。”

  九婴听她述来,眼望天际,不禁神往。

  慈缘儿又道:“我此时便如一只鸥鸟,在海上飞行,没有同伴。也不知哪里是属于自己的海涯之岛!”

  九婴听出她语中深意,想说些话来安慰,却不知从何切入。

  此时,一群银鸥落在地上,慈缘儿已回复乐天心性,上前抚摸,那些鸥鸟无人捕杀,都不害怕。

  蓝天碧海,阳光明媚,软沙上人鸟相戏,相互间没有一点防备之心。九婴想到自己的净世之梦,不禁看得痴了。

  那名叫原余的骑师不但让九婴受益匪浅,而且还带来了一副上好的兽鞍。说是一副,实际上包括络头、兽衔、兽缰、胸带、镫鞍、障泥等七八件,都是轻巧质地,风兽配具中的极品。

  骑术岂能一日而精?九婴在原余指导下,虽进步很大,但若与原余相比,差距仍是甚远。连练数日,他有些灰心,忍不住问原余道:“原师傅,我现在有几成胜算?”

  原余笑道:“若只看你的骑术,你恐怕一成胜算都没有?”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