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弄点吃的给你

一直以为细腻的贴心爱护和这次的舍命相救,在这个温柔动作的催动下,让萧香香不知不觉中敞开心窗。

晕!只是心窗,不是心门!

刘枫见她没有闪躲,心想:这已是她的底限,不能再逼她,让她以为我是小人,以救命之恩来要挟,我还得慢慢来,她会爱上我的!可是平时,龙楚峻把她看得很紧,在宇都,龙滨更是霸道无比,我根本就没有机会……

刘枫强忍住欲望,没有亲吻她,心里却犹豫不决。

萧香香有些诧异的抬头,迎上他患得患失迷茫的双眼,一瞬间,懂了他的心意。

咫尺之间,心就这么远,就不曾为他动心过吗?

萧香香也有点迷惑,弄不清自己的心意,或许可以试着接受他。

但是那样,李珏霖和龙楚峻怎么看自己?

她现在还是个孕妇!

怀着孩子感情也要出轨吗?

她不经意间,吁了一口气,吹到他脸上。

刘枫感觉到脸上肌肤有些热,菠萝的香味渐浓,左臂轻轻将她带怀里,她的双手正好抱着他的腰,如同亲密和恋人,彼此能听到心跳声。

“香妹,让我搂一会儿,就好,我爱你爱的要发疯了,你感觉不到吗?”

久久的,听到窗下人的放屁声,萧香香心一惊,忙一把推开刘枫,站起来说:“枫大哥,我去弄点吃的给你,一会儿就回来。”

晕!刘枫被她推倒在床上,郁闷之极。

半夜下起倾盆大雨,夏末的雨,夹着凉风,袭卷了百花山庄。

花园和大厅院子里的鲜血被雨水冲洗湛透到泥土里,空气里血腥味散去,除了雨水的味道,就是淡淡花香。

天亮时,雨停了,旭日东升,山庄里传来小鸟欢快鸣叫声,让人忘却昨夜惊心动魄的厮杀和死亡。

大厅里停放的个人和侍卫尸体,一大早就被运往炉场,火烧将骨灰放于坛中,加上抚恤银票,派专人送回宇都亲人家里。

萧香香醒来后,一切都已经安顿好,房间的古董花瓶里插着一簇盛开玫瑰花,鲜艳的花瓣上还沾着雨珠,娇美芬芳。

玫瑰花是李珏霖摘的。

龙楚峻要给她戴一支,她摆手说:“三天内不要用红色。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