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刚才已讲过了——人的立场不同



燕铁衣缓缓的道:“现在呢?”

梅逸竹道:“现在不同了,这一件事,甚为合乎我的原则——不须蹚进江湖这湾混水里,又可以换取一大笔报酬,且动机高尚正当,我何乐不为?我活了七十多年,只有这次,我十分愿意用我的本事来赚钱。”

燕铁衣道:“贾致祥说得对——‘有钱可买鬼推磨’,看来他不仅已买到‘鬼推磨’,甚至连‘神仙’也买到了。”

秋云厉叱:“燕铁衣,你嘴巴放干净点!”

梢顶上梅逸竹摇摇手,笑道:“云丫头不必气愤,人的立场不同,观点自亦迥异。”

燕铁衣大声道:“梅先生,贾致祥出的价钱,想是十分惊人的了?”

梅逸竹道:“是的,在我,或在任何人而言,那都是一笔庞大的数目,庞大到豪奢的过上三辈子也用不完,我说过,我的个性很恬淡,我也很珍惜自己的身分,但是,我直率的说,在贾老弟出的这个价钱之前,我已没有其它的选择,这是令人无法推拒的一笔巨大财富,我已渡过了大半生的清苦日子,临到晚年,也应该享受享受才对,何况,师出有名?”

燕铁衣冷冷的道:“只怕未必师出有名!”

梅逸竹淡淡的道:“我刚才已讲过了——人的立场不同,自然观念迥异。”

燕铁衣深沉的道:“梅先生,钱财可以买你的清高,淡泊,可以买你的尊严,武功,甚至也能够支配休的良知?”

雍容的一笑,梅逸竹坦然道:“我不讳言——如果数目出得够的话,可以;天下之大,恐怕非我独然!”

燕铁衣失望的道:“既是如此,我就无话可说了。”

梅逸竹和悦的道:“你也是个人物,燕老弟,与你为难,我深觉歉然。”

燕铁衣苦笑道:“贾致祥既已买去奶的一切,梅先生又何妨将此‘歉然’一并出售?”

梅逸竹轻轻的道:“燕老弟,你很倔强,也很大胆。”

柳残阳《枭霸》

第五十二章惊颜色天外之天

唇角微微抽搐了几下,燕铁衣表情阴晦的道:“因为我顶撞了你?梅先生,这不是倔强,也不叫大胆,只是因为我理直气壮,于心无愧!”

梅逸竹平静的道:“那么,我就问心有愧?”

燕铁衣生硬的道:“你自己应该更明白,梅先生。”

略显空茫意味的一笑,栴逸竹道:“真是后生可畏了,燕老弟,白泰山的师父‘玄火叟’俞陵,当年脾气最是暴躁,可是连他也不敢冲着我说狠话;像以前名重一时的‘黑蝎子’刘半奇,‘蛇岭双绝’李光武,李光文,‘神腿’孙义等人,任何时地见了我也是规规矩矩,恭谨有加……,年代不同了,想不到在几十寒暑以后的今天,居然冒出你这样一个半大娃子来对我谈道理,说良心……”在梅逸竹口中提起的这些个人,全是当年武林道上盛名喧吓的奇才,或是江湖正邪两途中独霸一方的大豪,而这些人在他说起来,竟也是那样的平淡寻常,似乎只是在和一个老朋友叙述儿辈们的日常素行一样,语气安详又柔和,更带着一股自叹老大的意味。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