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不住学着光纾

刘晖与高荷一路向营地的中央走去。每经过一个帐篷,刘晖都会在门口叫一声,然后再进去查看一番。这些帐篷里,情况都与他们最先进去的差不多,主人都应该是惊慌的逃走了。

“里面有人吗?……咦?”待到了这片营地中间,一座看起来最高大漂亮的帐篷门口时,刘晖又这样叫了一声,便一掀门帘就进去了,可不曾想,这里面的矮脚胡床上,竟然有一位戴暖帽,垂辫环,穿着红色交领小袖长袍,看起来死气沉沉、愁眉苦脸,年过六旬的长须老者,好像没有听到他们进来一般,闭目端坐着。

刘晖不禁站在原地沉吟了一会,感觉他还是一个活人,便迈步上前,对他行了一个礼,客气的打了一声招呼:“您好,这位老丈!”

刘晖等了半晌,还没有得到回音,便奇怪的回头与高荷交换了一个眼神。而就在这时,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传进了他们的耳朵里,“年轻人,这里有灾祸发生。你们赶快离开吧!”

刘晖忙又转头,见那老者的面容表情和坐姿都与原来毫无变化,似乎刚才并不是他在说话一般。刘晖踌躇了片刻,恭声问道:“敢问老丈,这里有怎样的灾祸呢?”

那老者依然闭着双眼,过了一会才答非所问的说道:“年轻人,这里的东西,只要你需要,都可以随便拿。只是拿了以后就得立刻离开。”

他这么说倒勾起了刘晖的好奇心。刘晖心里忽然一动,自告奋勇的说道:“老丈,我与这位……这位仙子都不是普通人,身上还有一些本事。您有什么难题讲出来,说不定,我们可以帮您解决呢!”一边说着,刘晖一边还抽空回头笑着与高荷挤了挤眼睛。

高荷见他明明身负重伤,一身修为几乎尽去,还如此夸下海口大包大揽,表情也搞怪好笑,忍不住学着光纾,嗔怪的白了他一眼。

“两位有什么本事?”听刘晖这么一说,那老者终于睁开了双眼,满心怀疑的看向他。

看到高荷这极其少见的表情,刘晖不禁眼睛发直,大晕其浪。等听到那老者的疑问,刘晖才恋恋不舍的把视线转向他,把胸脯挺得高高的,一脸傲然的说道:“老丈别看我们貌不惊人,可我们的本事可大了!

« »

Comments closed.